抖音小说 > 爵爷你老婆又开挂了 > 第238章 参加综艺,去当花瓶!

第238章 参加综艺,去当花瓶!

  翌日

  佳尚传媒

  苏沛珊盯着白浅沫打量一眼,随即垂眸看了一眼腕表。

  “我们还有半个小时,去化妆间让化妆师给你上个妆,再换身衣服。”

  白浅沫低头扫了一眼自己,她今天穿了一条牛仔裤和白色短衫,挺简洁干练的。

  “我这身打扮有问题?”

  苏沛珊端起桌前的咖啡抿了一口,眼神里满是嫌弃之色。

  “待会儿我们和《极限》制作团队的导演见面,你这身打扮太随意了些。”

  白浅沫原本以为,这个综艺既然挑战的是极限类型的节目,女演员打扮的朴素一点总归是好的。

  然而,当她和苏沛珊一起见了《极限》栏目组的总导演之后,这个念头彻底打消了。

  “还算是个新人,拍摄了崔晋生的《锦绣凰途》和赵淼的《青果》,都是大导演啊。”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翻看着桌面上的资料。

  苏沛珊笑道:“是啊,这两部剧上映的日期也比较快,催导的剧基本都是刚拍完就被一线卫视抢走了,估算着上映的时间和咱们综艺差不多。”

  刘导肥腻的脸上,那双细小的眼睛又在白浅沫身上打量了一阵儿。

  一件紧身黑线衣,小蛮腰半隐半露,盈盈一握,下身穿着一条白色包臀短裙,一双瓷白的双腿笔直的在他眼前晃悠。

  美,不仅长得美,身材还这么好。

  白浅沫感觉那双淫腻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腰间和双腿间徘徊,目光里一道冷光射出。

  刘晋鹏眯起那双绿豆小眼睛,假装喝水,避开了白浅沫冷凝的目光。

  “具体的情况你们待会儿和制片人再详谈吧,如果没什么问题,今天就可以签约了。”

  “那可真是太谢谢您了刘导。”

  在刘晋鹏炙热火辣的注视下,白浅沫和苏沛珊走出办公室。

  “咱们现在去见制片人,敲定一下合约问题。”

  白浅沫没有急着离开,走到一处安静的角落停了下来。

  “苏姐,一线卫视的综艺,你是怎么谈下来的?”

  苏沛珊勾唇笑了笑:“我要说是因为你这张脸,你会拒绝参加?”

  白浅沫双手环胸,身体轻靠在冰凉的墙壁上,目光冷淡的落在苏沛珊的脸上,沉默不语。

  苏沛珊无奈的耸了耸肩:“怕了你了,我说就是了,你以为一线卫视的综艺那么好上的吗?这次常住MC一共有六个名额,和颂那边的当家小花旦乌优璇是这次综艺的主推艺人,而你和另外一名艺人陈菲菲,其实就是为了衬托这位一线女艺人的。”

  白浅沫了然的勾了勾唇,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久,规矩她也大致明白。

  拍综艺其实都是有固定剧本的,而每个MC都要有属于自己的人设。

  苏沛珊揉了揉眉心,无奈的道:“乌优璇之前参加过一次军旅题材的综艺,还是华视播出的,反响很不错,所以和颂那边这次砸了重金主推乌优璇,她的人设是冷静、聪明、果敢,带领大家不断闯过难关的女王人设。”

  白浅沫轻挑眉梢,这个人设讨喜啊,野外求生题材,如果有一个这种性格的女艺人,很容易取得观众的喜爱。

  “那我的人设是?”

  苏沛珊眼见白浅沫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看着她,心虚的嘿嘿笑了一声。

  “花瓶!”

  感觉到周围的气温降了好几度,苏沛珊急忙补道:“另外一名女艺人是可爱胆小的人设,还不如咱们花瓶好呢,咱们起码能靠脸刷存在啊。”

  白浅沫眯起的眼角闪过一道凌光,难怪让她穿成这样来面试,难怪那个刘胖子一直盯着她看。

  原来,她参加这个综艺是来当花瓶的!

  没说话,白浅沫转身就走。

  苏沛珊扶了扶额,急忙追赶了上来:“浅沫,你现在是新人,能上综艺露脸已经很不错了,而且,这个综艺的制作团队很厉害,他们拍摄的节目可都是有收视保证的。”

  当时她和电视台周旋的时候,通过小道消息知道了这些内幕,而浅沫的长相刚好符合花瓶人设。

  能被选中成为常驻MC,就算人设不讨喜,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儿。

  当下娱乐圈里,要的是知名度和流量,而真正能走到最后,就要拿作品说话。

  她看过白浅沫拍摄《锦绣凰途》的片花,所以可以肯定,白浅沫今后的路还很长,眼下她要做的,就是沉淀下自己的锋芒,学会收起羽翼做别人的陪衬。

  白浅沫突然停了下来:“不是要签约?”

  听到白浅沫愿意签约,苏沛珊长长松了一口气。

  “当花瓶没什么不好,你看娱乐圈红了十年的那四小花旦,她们哪一个不是花瓶?”

  白浅沫笑了一声,苏沛珊能帮她谈下这个综艺,这一个多月肯定是花了很大的功夫,她心里十分感激,怎么可能会在意人设问题?

  花瓶又如何?十二期的综艺,又是野外求生类型的节目,变故很多,也许,她会成为古董花瓶也说不定!

  *

  签了约,《极限》团队一周之内会将拍摄地点选好,准备好需要的装备之后,就能出发前往目的地进行拍摄。

  白浅沫心里估算了一下,刚好可以过完爷爷的寿辰宴再走。

  走出电视台,苏沛珊去车库取车。

  白浅沫站在门口,手机这时候突然响了。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顾爵晔发来的消息。

  点开微信,是一张陌生男人的照片。

  白浅沫刚看了一眼,身后猛的有人撞了上来。

  她身体朝前趔趄了一下,手机应声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您没事儿吧?”

  白浅沫转身朝身后的人看去。

  对方看上去二十多岁年纪,一身比较花哨的打扮,头发漂成了灰白色,小眼长脸,长相比较普通。

  如果不是这身花哨的打扮,走在路上,属于没有人会多看一眼的长相。

  白浅沫冷漠的盯着对方看了一阵儿。

  花哨男脸上满是歉意,急忙蹲下身要帮白浅沫捡手机。

  “不用,我自己来!”白浅沫朝前迈出一只脚,正好挡住了对方的手臂,蹲下身将手机捡了起来。

  “小姐,你的手机屏看着好像碎了,这附近就有一家修手机的,你如果不忙的话,我带你过去换个手机屏吧。”

  白浅沫指腹划过手机屏幕,清眸眯起,朝花哨男又看了一眼。

  “走吧。”

  白浅沫拿着手机走在前面,虽然屏幕碎裂了,滑动有些费劲儿,不过将就着还可以用。

  在屏幕上哗啦了几下,就顺手关了机。

  “到了,就是这家,我这个人手脚马虎,手机屏都碎了好几次了,都是来这家换的。”花哨男笑着引白浅沫进入店铺。

  此刻临近中午,店里只有老板一个人正在无聊的看电影。

  “老板,我又来换手机屏了。”

  老板一眼就认出对方,玩笑道:“你小子前几天不是才换的吗?”

  “这次不是我的手机,是我把别人的手机给撞碎了,正巧您给看看还有别的问题吗。”

  “手机给我看看。”

  白浅沫的目光从四周收回,将手机递给了老板。

  老板坐在操作台,仔细拿着手机翻找了一会儿。

  “好像把内屏也摔的有点失灵了。”

  “那就一块修吧,大概要多长时间?”

  “半个小时吧。”

  花哨男看向白浅沫:“小姐,半个小时可以吗?”

  “可以!”白浅沫爽快答应。

  花哨男指着那边的椅子:“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

  白浅沫点了点头,走到椅子前坐下。

  花哨男则站在柜台前,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老板闲聊。

  修手机期间,花哨男问了白浅沫职业。

  白浅沫如实回答,也说了正在和帝都接洽一部综艺,花哨男说刚巧就在帝都电视台做摄影师,很可能会被台里分配到《极限》剧组跟拍。

  半个小时后,白浅沫的手机修好了,花哨男付了钱,两个人一起从店里走了出来。

  “白小姐,咱们互留一个电话吧,我也正在帝都卫视做实习生,今后说不定咱们还能互相帮助呢。”

  这个借口还真让人无法拒绝,白浅沫扯了扯唇角,似笑非笑的斜睨了对方一眼。

  “好啊!”

  和花哨男分开后,白浅沫才重新登录微信。

  期间,顾爵晔还发了两条消息。

  白浅沫轻嗤一声,拿起手机打给苏沛珊。

  “喂,你这丫头跑去哪儿了?我就去取车的功夫你就不见了,打你电话还是关机状态。”

  “刚刚手机被人撞坏了,我就在附近修手机的店铺。”

  “你的手机怎么老是出问题?不是才新换的吗?”

  “点背,没办法。”

  “我现在已经离开电视台了,公司有点事要去处理,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知道了!”挂断电话,白浅沫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师父,去宏泰大厦!”

  宏泰大厦顶楼

  苟四西装笔挺的出现在白浅沫面前:“今天吹了什么风,竟然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

  “找苟四爷,自然是有大事要商量。”

  “好啊,我就喜欢你有大事找我商量,不过这称呼可要改一改了,不如就叫我四哥如何?”

  白浅沫也不扭捏,有求于人,自然是顺着人家的开心来。

  “那我岂不是多了一个老哥哥?”

  “哎,把那个老字去掉,走,咱们去办公室说。”

  白浅沫和苟四并肩走向老总办公室。

  员工们偷偷打量了好一会儿。

  “什么情况啊,咱们老板破天荒第一次对女人这么客气啊。”

  “是啊,以前来找老板的女人,哪个不是先待在休息室里等着老板宠幸,这个女生竟然能让咱们老板主动出门迎接,什么来头?”

  “看着挺年轻的,也许老板最近好这口吧。”

  几名女员工叽叽喳喳聊起了苟四的风流情史。

  总裁办公室内完全隔绝了外面的声音,白浅沫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苟四则吩咐秘书泡两杯咖啡送进来。

  他走到沙发前坐下,英挺俊朗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笑意。

  “说来听听?”

  “最近正在研究两只股,想着找四哥一起玩玩,可有兴趣?”

  苟四慵懒的靠在真皮沙发上,长腿交叠,放在大腿上的双手轻轻摩擦着拇指上带着的一枚玉扳指。

  “浅沫啊,你老实告诉哥哥,你是怎么摸索出炒股秘诀的?上次你说的那几只股竟然都在一个月之内出现暴涨的趋势,你的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高人指点?”

  这个问题,他在心里琢磨了许久。

  白浅沫不过就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丫头,据说还在念高中,一中那边他也派人打听过,这丫头学习好像不太好,她除了长得漂亮之外,似乎也没有特别的地方。

  思来想去,苟四开始怀疑,白浅沫身后很可能有什么高人在指点她。

  “原来在四哥眼里,我这么不值得信任?”

  “哥哥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你太年轻了,按道理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你怎么就对炒股这么精通了?正常人遇到你这种人都会有所好奇的,你别介意啊。”

  白浅沫不以为然的扯了扯唇角:“不满四哥,我对炒股有一种天生的知觉,目前我选的一些股票还没有失败的记录。”

  和苟四这种人打交道,不能说真话,自然也不能说假话。

  他疑心颇重,如果怀疑她的背后有高人指点,说不定会觉得她是有目的性的接近他。

  如果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苟四这种人又不值得完全信任。

  所以半真半假,才是和这种人的相处之道。

  苟四一脸深思的盯着白浅沫,心里的狐疑依旧不减。

  深谙的眸低闪过一道暗光,苟四忽然一笑。

  起身从书桌上拿起一张A4纸:“我最近盯了几只股,其中标注红线的两只股是业内一位很有名的操盘手在操作,你看看我能否入股?”

  这是在试探她?

  白浅沫伸手接过那张纸,快速将几只股份的详细分析看了一遍。

  “合资股?看这些数据分析,这两只股目前涨势还算不错,不过走长线还可以,想要靠短线大赚不太可能,而且,最近两个月从国际市场的金融风向来看,这两只股很不稳定,两个月之内平仓不仅不会赚钱,反而会赔。”

  “哦,你的意思是,不建议我买短线?”

  白浅沫轻呵一声:“我是不建议你买入。”

  苟四微微蹙眉,这两只股他可是盯了许久,流通股又都在大庄家手里,按道理走势不应该下跌才对。

  看出苟四的犹豫,白浅沫指着另外两只股份:“新华周刊和易新闻不错,要不要赌一赌?”

  苟四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丫头,小小年纪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赌徒,我要是不和你赌,显得我反倒没你有胆识了,说吧,赌多少?”

  “我从你手里赚的那三千万,就投这只股,而你自己随意出钱,买入你看好的那两只股,两个月后,我们看最终结果。”

  “好,我跟你赌,我也出三千万。”

  聊完入股的事情,白浅沫从包里摸出手机,点开相册里存的那张照片:“四哥,我今天找你还想让你帮个忙。”

  “这是?”苟四看向白浅沫递过来的手机。

  “帮我调查一下这个人的身份。”

  苟四拧起的眉头渐渐松开:“我还以为你要让我帮你宰了这小子呢,原来是找人啊,你放心,这件事儿包在我身上,只要他在帝都,三天之内,他的一切资料一定送到你手里。”

  白浅沫细算了一下时间:“两天可以吗?”

  苟四摸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眯眼想了想:“两天也没问题,怎么?他骗你钱了?”

  白浅沫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前阵子在外地拍戏,被这个人开车撞了,肇事逃逸,所以我才想着四哥人脉宽广,肯定能帮我查到他的消息。”

  “撞了你跑了?这孙子,你放心,哥哥两天之内一定帮你把这孙子给挖出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yxs123.com。抖音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y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