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 > 爵爷你老婆又开挂了 > 第248章 今朝有酒今朝醉,管它明夕是何夕

第248章 今朝有酒今朝醉,管它明夕是何夕

  警方翻看了白浅沫提供的资料,为首的警官走到白夕若面前。

  “白小姐,请跟我们回警局例行调查。”

  这时候,白夕若渐渐冷静了下来。

  她的目光快速朝那些记者和客人看去,心里一股后怕缓缓蔓延。

  在她的计划里,现在该被带走的是白浅沫才对,怎么会变成了她?

  白夕若眼底闪过一抹慌乱,她冲到韩宋妍的面前,像是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

  “妈,我知道错了,我也很后悔这么做,可我真的很爱你和爸爸,所以才会被嫉妒控制了心智,你还记得我12岁那年落水后高烧不退吗?我当时浑身发冷,你就裹着一床被子把我抱在怀里一天一夜,担心我睡不好,你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直到我退烧了,你的手脚也变得麻木没有知觉了。”

  白夕若红着眼眶哽咽着道:“我一直都记得你们的好,我学自行车的时候摔破了头,当时流了好多血,是爸他抱着我一路跑去医院给我包扎伤口,爸、妈,我真的很想一直都做你们的女儿。”

  韩宋妍的双手被白夕若紧紧攥着,心里一阵泛滥的疼痛。

  她宠爱了整整二十年的女儿,如今眼看着她犯了大错,心里就像是被刀子割肉一样难受。

  可一想到她的所作所为,韩宋妍红着眼,一脸不忍道:“先和警察同志回去例行调查,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白夕若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盯着韩宋妍看了好一会儿。

  如果连韩宋妍都放弃她的话,今后这个家,哪里还会有她的容身之地?

  “妈,您不要我了吗?我是夕若啊妈!”

  韩宋妍一言不发的撤回了自己的双手,默默的后退了一步,此刻心里一团乱麻,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她宠爱了二十年的女儿。

  白夕若的眼神从迷茫祈求渐渐变的幽暗绝望。

  她静静的盯着韩宋妍和白康言夫妻二人,一步一步的后退。

  “既然你们都不爱我了,那我留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白夕若凄惨一笑,猛的朝距离她不到两米的墙壁上撞了过去。

  “夕若!”韩宋妍反应过来后惊叫一声。

  “砰!”

  一道闷哼,雪白的墙壁上顿时出现一道腥红的血迹。

  白浅沫的身体直直的朝后栽了下去。

  顾鸿勋距离最近,反应过来,立刻冲上前去,将白夕若即将栽倒的身子揽在怀里。

  额头左侧,一道汩汩的血柱不断往外冒出。

  “夕若,夕若你怎么这么傻,你这傻孩子怎么可以这么想不开啊。”韩宋妍哭着跑了过去。

  白夕若似乎已经没了知觉,白康言焦急道:“快,快送医院。”

  顾鸿勋立刻抱起白夕若,在韩宋妍和白康言的簇拥下,一路朝门口狂奔而去。

  警方这边也派了两名警察跟了过去。

  曼雪倪和雷子则由另外几名警察带回警局。

  白老沉着脸被白康成送去休息区,以身体不适为由尽早结束了这场闹剧。

  客人们陆陆续续离开,记者们本来还想继续留下来采访白老,却被苟四带来的人直接轰了出去。

  白浅沫送苟四到车前,苟四临上车之前转身道:“浅沫妹子,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最可怕吗?”

  白浅沫静默的看着苟四,似乎在思索他这句话的深意。

  片刻后,她道:“连自己都可以利用的人。”

  白夕若最后那一撞,选择的位置非常微妙。

  她退后几步,其实已经做好了打算,当时顾鸿勋就在墙边,只要她撞上去,顾鸿勋一定会最先救下她。

  所以,一切都在她的计划里,她在用自己的性命赌。

  赢了,她依旧还是白家受宠的白夕若,输了,就是自己的一条命。

  苟四笑:“很好,小心那个女人。”

  “谢谢四哥。”

  “客气,你是四哥这些年最欣赏的女人,今后有需要,我很乐意你能想到我。”

  苟四心情看上去很不错,意味深长的看了白浅沫一眼,躬身上了车。

  *

  韩雅欣拉着聂思棋从警局里走了出来。

  “妈,您为什么不让我说实话?”

  韩雅欣冷着脸不语,走到车旁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聂思棋绕到副驾驶,也跟着上了车。

  “这次的绑架是我和白夕若提前商量好的,只要我亲口说出真相,我们这起绑架案最多就是一场闹剧。”

  韩雅欣开着车,抽空瞥了聂思棋一眼。

  “你这个死丫头怎么一点都不像我?你现在上网瞅瞅白夕若被骂的多惨,你们可是公众人物,如果你站出来说这次绑架只是一场闹剧,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别人不会觉得你伟大,只会觉得你是撒谎精,是嫉妒同剧组女演员的恶毒女人。”

  聂思棋怔住了,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当时白夕若找上她的时候,她并没有想的这么深,满脑子只有对白浅沫的嫉妒和憎恨。

  当时她一心想着亲眼看到白浅沫身败名裂,所以就爽快答应了。

  现在仔细一想,如果警方知道她这个被害者其实是同谋,是不是也要把她抓进去?

  聂思棋的脸上顿时露出惊恐:“妈,那我该怎么办?夕若和曼雪倪肯定会供出我的。”

  韩雅欣冷着脸瞪了聂思棋一眼:“慌什么?瞧你那点胆子,退一万步讲,就算你承认这场绑架案是假的,也最多就是被网上那些喷子喷几句,有白夕若和曼雪倪挡在你前面帮你分流,骂你的人应该也不会太多,而且娱乐圈这种地方瞬息万变,过不了几天这件事儿就会被人抛诸脑后。”

  聂思棋疑惑道:“那我到底要不要向警方说明实情?”

  韩雅欣眸低闪过一抹算计:“那就要看白夕若在你姨妈心里有多少分量了。”

  医院抢救室

  韩宋妍焦急的在走廊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白康言则一脸担忧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韩宋妍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进去半个多小时了,怎么还不出来?”

  轻靠在墙角的白洛禹朝自己的父母瞥了一眼。

  “你们别太担心,医生会奋力抢救的。”

  “我怎么能不担心?夕若她刚刚就是不要命的撞上去了,我们送她过来的路上一直在流血不止,她本来就贫血,我真担心她会有什么三长两短。”

  “情况怎么样?”白康成、许华岚、白逸堂一起赶来医院。

  白康言起身迎了上去:“还在抢救。”

  这时,抢救室的门终于打开

  一名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谁是病人家属?”

  白康言和韩宋妍夫妻二人立刻走了上去:“我们是,大夫,我女儿的情况怎么样?”

  “病人已经度过危险期,不过由于失血过多,目前还在昏迷期间,你们家属帮忙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

  “好,我这就安排。”白康言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安排病房。

  安置好后,白夕若昏迷着被几名医护人员推到了病房里。

  白康言和韩宋妍全程围在旁边忙前忙后。

  许华岚和白康成既然来了,肯定也是要象征性的进去看一眼。

  白逸堂站在门口,踌躇着要不要进去。

  最后思来想去,转身朝吸烟区的方向走去。

  “洛禹哥。”

  白洛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抽烟,看上去心事重重。

  “怎么没进去?”

  “我不想进去!”白逸堂身体轻靠在墙上,脑袋低垂着,神情有些烦躁。

  白洛禹顿时陷入了沉默,好半晌才淡淡回:“我也是。”

  白家老宅

  此刻宅院里除了今天刚来白家报道的张嫂,就只有白浅沫和白老爷子。

  老爷子今天动了气,整个人显得有些疲惫。

  白浅沫搀扶着他回房休息,白老躺在床上,目光幽深。

  “白夕若对你做的那些事,你怎么从不肯和我说。”

  老爷子声音里透着埋怨:“是觉得我不相信?”

  白浅沫走到桌前帮老爷子倒了一杯水:“只是觉得没必要。”

  老爷子伸手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白浅沫熟稔的打开抽屉,将老爷子每晚需要吃的药拿出来递给他。

  老爷子特别讨厌吃这种白药丸,每次递到他眼跟前,他都要嫌弃的撇撇头,不过挣扎两秒钟,还是会乖乖伸手接过去,就着温水一口吞下去。

  “她想毁你清白这么大的事能叫没必要?之前就觉得这丫头心术不正,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来。”

  想到什么,老爷子脸色阴沉下来:“她今天这招苦肉计演的好,你父母本来就疼她,看到她撞得头破血流,只怕早就忘记她做的那些坏事儿了,若能撞死倒是一了百了。”

  白浅沫笑了一声,看向老爷子气熏熏的脸:“您老都这么大年纪了,脾气怎么还这么暴躁?”

  “我这是心疼你,你爸妈靠不住,如果连我也不向着你,你在这个家还怎么活?我已经决定了,这次不管你父母对白夕若有什么打算,总之我这里,从此之后再也不欢迎她。”

  白浅沫不以为然的道:“不说这些了,您吃了药赶快休息。”

  白老没有躺下的意思,目光幽深的盯着白浅沫看了一阵儿。

  “今天那歙砚,还有田炳森和苟四是怎么回事儿?”

  如果他不问,这丫头是肯定不会主动解释的。

  老爷子问起这件事儿,白浅沫心知有些事情在老爷子面前不好再隐瞒下去。

  “歙砚是我自己的,所以您可以安心使用,至于田炳森怎么会以我的名义过来,其实我当时也很意外。”

  “是顾爵晔吧!”白老幽深的目光冷了几分。

  对上白老的目光,白浅沫心里揪了一下。

  老爷子平时提起顾爵晔都是阿晔长阿晔短的,今天这语气明显不太对劲儿。

  “爷爷,您知道了?”

  “顾爵晔,顾家嫡系子孙,年轻有为,相貌出众,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白浅沫心里暗叹一声,果然是知道了。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白浅沫简单将两个人认识的经过讲了一遍。

  白老凝眉,冷哼一声:“都到家门口了还送什么雨伞?第二次见面就让你请吃饭,这小子够鸡贼的,满满都是套路。”

  听到老爷子对顾爵爷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态度,白浅沫隐隐替顾爵晔感到不妙。

  “爷爷,您不是挺喜欢他的?”

  “那是之前我以为他是阿晔而不是顾爵晔,乖孙女,听爷爷一句劝,趁着还没陷进去,尽早和那小子断了吧。”

  白浅沫蹙眉不解:“为什么?”

  白老长叹:“顾家那种门第太复杂,他如果只是旁系也就算了,偏偏还是顾家嫡系的独苗,咱们白家和他们那种门第不般配,爷爷希望你能嫁给一个简单清白的人家,这样才能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白浅沫如实道:“可我只喜欢他。”

  白老愣了几秒钟,随即恨铁不成钢似的,抬手在白浅沫脑门上弹了一下:“你就是被那小子的色相迷昏了头。”

  “嘶!”白浅沫捂着被弹的麻疼的脑门,瞥了白老一眼。

  “当年您不是也被我奶奶迷昏了头嘛?”

  “我……我是男人,娶媳妇儿是进门来的,你不一样,今后你若嫁去顾家,可是要面对顾家那一大家子人,到时候有你受苦的。”

  白浅沫笑了笑:“想那么多干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管它明夕是何夕。”

  白老的眉心越皱越紧。

  这丫头看来是彻底被那死小子给迷住了,不行,他要趁那死小子没把这丫头拐跑,趁早选一些优秀的青年才俊来家里。

  兴许多让这丫头开开眼,她很快就把顾爵晔抛诸脑后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yxs123.com。抖音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y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