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八章:奔腾_红楼长随
抖音小说 > 红楼长随 > 第二九八章:奔腾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九八章:奔腾

  山子野到来之后,李桂便又喊了林之孝和山子野一起往大观园走去,一路走着,李桂一路说着自己的想法:在大观园与荣国府之间拉一道墙,后墙往里缩,改建成铺子,沿路放几块青石,以备歇脚。

  正殿即元春手书匾名“顾恩思义”者,大殿宽广,殿前也开阔,可改为剧场,白天唱戏,晚上说书。

  正殿两侧的侧房可改为客栈,游园累了,或者听故事吓着了正好休息。稻香村可改为高级饭店,怡红院邻水可改为澡堂,潇湘馆清幽可改为茶室,蘅芜院奇险可改为冒险屋之类的……

  ……

  当然李桂清楚心急吃不成大胖子,澡堂、茶室以及修建沿街的铺子之类的可稍稍放后,现在关键是修墙、建大门,然后开剧场,书场,先把人气搞起来,以备后招。

  两人边走边谈,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中午,于是回去……而当李桂和山子野、林之孝回到前宅时詹光和卜固修已经等候多时了,随后李桂就在中堂设了宴,席间吩咐詹光取找一个说书人。

  到了下午,李桂又和探春、林之孝、山子野、卜固修商议预算、进料、人员等等杂事,好在现在急需只是一面墙以及一个大门,花费不多。

  商议完这些之后,山子野与卜固修自去寻找工人,林之孝到商家进料,而李桂并没闲着,按照脑中规划,商议起以后的人员配备。别人酒楼的掌柜、厨师、小二,大观园的护院、各处接待等等。

  这期间晴雯、王熙凤等偶尔插一句嘴,帮忙合计着,这期间惜春一直跟着,而可能是受了这种尽力做事的气氛的影响,最后惜春夜残余了进来。

  一直到天黑事情都没有搞完,也到了晨昏省定之时,随后探春和惜春离去。

  “李大哥,今晚你还讲故事吗?”临行前惜春问道。

  其实这时惜春都心里后人后人看恐怖小说一样,既怕的要死,又想看的要命。

  而李桂认为目前通过讲故事的方式阻止惜春、迎春出家的效果已经巩固了,再讲下去之时徒费口舌而已,要不是照顾探春,为了王熙凤、晴雯的和谐他早就不讲了!

  而现在各方面效果可以说已经达到,因此闻言李桂故意疲倦的摆了摆手,说道:“最近太忙,以后再讲吧!”

  而探春也怜惜李桂,紧跟着说道:“你李大哥还要想事情,以后再听吧!”

  “又是这样,搞得人家不上不下的!三姐也帮着他……”随后惜春点了点头,肚子里却腹诽者。

  ……

  与此同时,探春离开之时,义王府、信王府里,忠义王、忠信王也正与各自的幕僚商谈着此事,不过与贾政相比,他们就淡定多了。

  这一是因为他们家资雄厚,没像荣国府那样败落,关键时候这些银子他们是能拿出来的。

  其次他们上头还有贾政,贾政要是拿不出银子,他们自然也就拿不出银子!

  而在内心深处,他们清楚的知道贾政是拿不出这笔巨款的,也因此他们几个都存着用贾政作枪,给忠礼王使绊子的想法——自己兄弟,在这个时候,该踩还是要踩的!

  ……

  月上柳梢之时,泰宁帝坐在了龙安上,开始批阅奏折,然后他就看到了靖国侯杨安道的申辩折子,说是所借银两俱为暂借之军费,请求延期……

  诚如赵虎臣所言,泰宁帝让忠礼王催缴借银存在着对忠礼王的考量之心——作为帝王,他更知道银两乃是朝堂运作的基础,存在的保障。

  而对于忠礼王这种看是武断的做法,泰宁帝在心里却是很认可的,这是因为从忠礼王的这个做法中,他看到了忠礼王对此事的认识程度,这种程度符合帝王的程度。

  另一方面从中他也隐约看到了忠礼王的权谋之术,这一个炸弹下去,以后是紧是驰就全在忠礼王掌控中了,也就是说对此事完全掌握了主动权与控制权。

  这个也符合对帝王的要求!

  而泰宁帝也想看一看忠礼王这一剂猛药下去,众臣的反应,也想维护一下忠礼王,于是把杨道安的折子放在了一边。

  然后泰宁帝继续往下看去,很多折子都是为催缴借银,理由各种各样……当泰宁帝拿到贾政的折子时,对于这个第一名,他几乎不用猜就感觉折子里是各种借口。

  有心不看,但为了全面掌握情况——这是寻常帝王的通病,泰宁帝还是打开了贾政的奏折……

  泰宁帝没想到贾政居然是要宣扬他的仁孝之心的!用贾政的话说是大开方便之门,让天下感陛下仁孝之心。

  但是贾政的做法实际上瞒不过泰宁帝的眼睛,他可以看出贾政的用意是在大开方便之门。但是在这个时候……

  “难道开了园子,区区两月就能搞到二百万两银子?”

  心中思忖着,随即泰宁帝沉思起来。

  而实际上泰宁帝自然清楚贾政这二百万两银子是因他而花,也知道荣国府确实拮据拿不出来二百万两银子,也知道开园子有些损失皇家颜面,但是作为一代帝王他的思维要开阔许多,随即他就想到的是如果荣国府食不果腹,只怕更丢皇家颜面,而他如果周济,这个口子一开,只怕后患无穷。

  而且贾政这样做也确实能宣扬他的仁孝之心,毕竟大观园就是因他的仁孝之心而生,京师皆知。

  “这样的注意贾存周那等迂腐之人……只怕时李桂此子的注意,朕倒要看看你有何能?若能……”

  心中想着,泰宁帝信手拿过一章宣纸,顺手写了大观园三个字,盖了玉玺,然后对裘世安说道:“把这个给贾侍郎送去。”

  “看来皇上对贾家恩宠如故啊!这里面一定有李桂的操作,此子真乃吾之福星也……”

  裘世安一边接过,一边思忖着,心里恨不得自己亲自送过去,然后与李桂长谈一番,但是他还要侍候泰宁帝,只得召了个小黄门……

  ……

  于此同时,改建大观园的事情也在荣国府里传来了,因为这是贾政的决定,所以没有人有异议,但是对于从仆役中抽调人选的事,众仆役却并不热情,甚至有些抵触。

  原因无它,留下来的仆役虽然都是相对老实人,但在荣国府里却是清闲惯了,听说改建的大观园要做酒楼、戏场之类的,谁想取干那些活!

  而在戌时二刻,贾政正在赵姨娘院中乘凉之时,刘婆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见到贾政一边行礼,一边笑道:“老爷,宫里来人了,要见你。”

  “是谁来了?”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宫里来的几乎都是坏事,贾政一惊,从椅子上猛然站起。

  “两个小黄门。”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