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番外105:不做皇帝的理由_倾世医妃要休夫
抖音小说 > 倾世医妃要休夫 > 第814章 番外105:不做皇帝的理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14章 番外105:不做皇帝的理由

  “算了,懒得和你计较了,你还是等着吧,他接你回去的日子不远了。”虽然清楚京默对自己没有别的心思,但是习惯了她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习惯了她和自己聊天,怼自己,凌天都有些不舍了。

  “他准备对皇宫里那位动手了?”京默有些诧异,这些年他一直都在容忍着宫中那位的刺杀和试探,这次竟然迫不及待了?

  “知道周氏和许斯泉为什么会这么惨吗?之前他容忍了许斯泉近二十年,甚至有时候还出手帮他。”凌天一副要给京默答疑的模样。

  京默果真看向了凌天,没有开口问,但是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他们动了许继成的底线。”凌天笑着说道。

  京默看着凌天,心中一动,却又快速否定,如果自己真的是许继成的底线,那成婚的时候他就不会那么对待自己,成婚后的日子就不会那么地“凄凉”。

  “他要对宫里那位出手,也是因为那位触碰了他的底线?”京默好奇地问,脑海中泛起的却是许继成在苍南州那段时间里王府遭遇的一次又一次的刺杀。

  “嗯,先皇临终前曾经嘱咐过他,一定要善待自己的两位皇叔,先皇对他有养育之恩,所以即使许斯安许斯泉他们都想要他的性命,他都一直容忍。”

  说完话凌天就后悔了,他才不愿意给许继成那个蠢人做说客,所以话说了一半之后,他就不再说话了。

  “那他的底线是什么?成王府,还是……”京默想问,许继成的底线是不是自己,可是她又觉得自己应该有自知之明,但是心底,还是有那么点隐隐期待……

  “你猜呀?”凌天笑着对京默说话。

  京默看着凌天,骂人的话终于没能出口,这人也太恶劣了,明知道自己想知道答案,却……

  “你会知道的。急什么。”

  凌天的话其实让京默担忧不已,毕竟是以成王府一己之力对付一国帝王。

  京默不知道,在她担忧不已的时候,许继成竟然选了最简单的方式。

  “你说什么?别吓我,假传圣旨是会死人的。”许成筹听了许继成的话,一脸难以置信。

  “你假传圣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用我说吗?当时你对许斯安说过,先帝临终前给过您圣旨,据说那圣旨是让我当皇上的。”许继成笑着提醒许成筹。

  许成筹脸色却变了,确实有这样的事情,这些年他为了许继成在许斯安面前没少说这样的话。

  许斯安他们都认定了他手中有圣旨,可是只有他和许斯成知道,他没有。

  “小祖宗,你知道啊,我真没有圣旨呀,如果有我早就把他给废了,你看这么多年,他干的这都是什么事。”许成筹小声嘀咕着。

  “我早就知道老爷子你看他不顺眼了,所以咱们就索性把他给废了。”许继成笑着和许成筹商量,可是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也是能商量的吗?

  “成儿你个乱来,假传圣旨可是要抄家灭门的,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许成筹再次声明自己的观点。

  他觉得假传圣旨帮许继成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假传圣旨谋朝篡位。

  “你不是对那皇位没兴趣吗?怎么突然就……”许继成对皇位没兴趣,这一直是许成筹心头的痛,如果他愿意成为一国君王,那他这些年哪里需要处处维护他,他哪里需要担心他们祖辈的江山……

  “我确实对皇位没兴趣,但是我不能由着人坐在那皇位上针对我在乎的人,所以我想了又想,这皇位上坐的还是自己人比较好,最起码不会趁我出门办事对我的女人动手。”

  这才是原因呀……

  许成筹此刻真想跑到皇宫去告诉许斯安,他真是脑残了才会针对京默,所以遭到报复,那是最大快人心不过的。

  “成儿啊,你可不能乱来,就是皇上对你的小王妃出手,皇上也没捞到好处,损兵折将啊,估计到现在还肉疼呢。”许成筹很认真地为许继成解释,当时在朝堂上收拾那御林军的首领,京默可是丝毫都没有手软。

  “没捞到好处那是他技不如人,活该。但是这不代表他做过的事情可以当作没发生过的。”

  “我反正不陪你疯,你皇祖父没下过这样的圣旨,我是不会帮你助纣为虐的。”

  “老爷子,不用你助纣为虐,只需要你把圣旨读一遍就行了,反正你也不喜欢许斯安很久了。”许继成轻声哄着赌气一般的老人,眼底多了几分无奈。

  “我连许斯泉的命都没要,肯定会留他一命的。”

  “他只有两个皇子,二皇子一个残废肯定无缘皇位了,可是大皇子是什么德行你最清楚不过,这次苍南州赈灾的物资他都给贪,等许斯安百年之后,你觉得咱们紫旭的江山社稷……,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咱们的列祖列宗,怎么对得起我皇祖父对你的情意……”

  “老爷子,你这身子骨健壮,肯定还能活个二三十年的,只是不知道到时候咱们紫旭的江山会变成什么样子,如果百姓生灵涂炭,流离失所,那您可就是咱们许家的罪人了……”

  “……”

  许继成的声音虽然虚弱,却是不疾不徐……

  威逼利诱,让许成筹无措又彷徨……

  “夜三,将皇爷爷的圣旨拿上来。”许继成见许成筹许久没有说话,知道他已经被自己说动了。

  夜三将圣旨交到许成筹的手中,许成筹看着那圣旨面露为难……

  “这是真的圣旨,只是我一直没想过要用,您放心去宣旨酒行,不是假传圣旨。”许继成低声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家这老爷子在遗旨这件事上这样的执着……

  许成筹显然不相信许继成的话,许继成也懒得和他说,就闭上眼睛假寐。

  许成筹只能无奈地打开圣旨,只是看了一眼,那圣旨就差点从他手中落下来。

  ”这是真的?”许成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没想到自己天天挂在嘴角的先帝遗旨竟然真的存在……

  “你都有这圣旨了,为什么还要……”许成筹有些不明白了,明明随时都能登基为帝的人,却甘愿守着成王府这小小的天地,甘愿被许斯安拿捏。

  “皇爷爷临终前不是嘱咐过我要善待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就贪恋权位,我自然就成全了。”

  许继成闭着眼睛,一本正经地解释,站在旁边的夜二却嘴角之抽。

  真是冠冕堂皇的理由,可是只有他们这些自己人才知道,他们家王爷之所以不愿意扛起江山的重任,是因为他不想自己的精力被占用,他这些年全部的心神都用在讨好京默公主。

  多年之前他就说过,他这辈子要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娶到宋京默。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