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_仙官
抖音小说 > 仙官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五十四章

  京中的局势诡异起来,自从牛黑子不管不顾的对严家放炮以来,陆陆续续有人跟进,攻讦弹劾严秉璋,言辞激烈,几乎是玉石俱焚破釜沉舟的节奏。

  小严相公焦头烂额,他发现攻击严首辅的人中,诸党皆有,但偏偏又都不是核心人物,到底谁是幕后主使,一时间无从分辨。他在府中咆哮如雷,“没一个是好东西!受了我们严家的恩惠,如今便是这般报答的么?”

  看他方寸已乱,冷眼旁观的宇文经叹息劝道:“小相公也不必担心,这等鬼鬼祟祟的行径,伤不得首辅大人的根基,顶多便是有些妨碍罢了,一二月间,必然能平息下去。”

  墙倒众人推,正因为严家行事霸道,才会有人进行反弹。但这时候严首辅仍有威望,所以诸位大学士中暂时还没有人出来站台对抗,这局面不至于对严首辅造成什么实质上的损害,只是一个警讯而已。

  “废话!”小严相公傲然道:“如今爹爹深孚众望,又有什么人能动的了他?我岂是担心这个?但这些鬼蜮技俩,怎不叫人恼怒,我非要揪出幕后之人不可。”

  他脾气日渐跋扈,对父亲的心腹宇文经一直都看不顺眼,如今更是发声叱喝。

  宇文经淡然一笑,并未多言。

  有人献计道:“牛黑子来自闽北,平日虽然不是闽党,但与诸闽人来往也算密切。我看没有其他人,只有东阁大学士沈孝才是幕后主使!”

  小严相公拍桌子道:“我也猜想是他,哼,区区一个五辅,也想对我爹暗中下手?那可要尝尝我的手段!”

  宇文经苦笑。这事情的主使是不是沈孝另说,在没有确定之前,就无差别的决定反击,这严党未免太跋扈了些。这般行事,又能有什么好结果?

  但小严相公主意已定,也不会听劝,宇文经根本就再懒得进谏。

  第二日上,果然清流一党纷纷跳出来,攻击沈孝诸多行事不端处,其中孝期饮酒,狎妓之事,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搜罗而来。沈孝脾气也大,当堂与一众言官理论,吵得不可开交。

  如今已经有两位大学士遭到弹劾,局势当然不会那么平静下来,不过数日,连同老好人欧阳圃在内,奚明生、章裕也被拖下水,每日朝堂里面骂声不绝,显然是有人有意要将水搅浑。

  小严相公越来越闹不清到底是谁在攻击严家,但是却也渐渐明白,如今严首辅势大,其余四位大学士在受到弹劾之后,自然而然的要开始抱团,隐隐倒是形成了首辅对抗其他四位大学士的局面。

  尤其是首先被攻击的沈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言官们的弹劾击中了他的痛脚,恼羞成怒,反击尤为凶狠,几乎是完全站到了严家的对立面。这也让小严相公更加肯定,此人便是幕后主使。

  朝堂上一片混乱,叶行远就乐得看好戏。

  驿馆之中,锦衣卫不断传来最新的消息,青妃笑道:“如今朝堂上闹成了一锅粥,大约就算是严相公也没心情来管你一个天州知府的小事。此时只要吏部提名,便可成功,大人真气运加身之人也。”

  叶行远笑着点头,“这件事我纯粹只是推波助澜,出出主意而已,朝中局势如此,自然而然便会形成这样的局面,实在思侥幸。”

  他顿了一顿,又叹息道:“可惜严家羽翼丰满,这次虽能挫他的气焰,却不足以将其连根拔起。”

  青妃正色道:“严相公的根在江南,只要江南仕林在朝中仍然有巨大的影响力,他作为清流代表,就不会那么快倒。听闻大人有问政江南之志,这一次若能谋取相应之官,倒是两三年内,可有一番作为。”

  严家经此一役,虽然屹立不摇,但是已显颓势。如此不知收敛自省之道,四处树敌,败亡也在不日之间。若是江南动荡,当真有机会将他们一举扳倒。

  叶行远虽然没对青妃说过五德之宝圣人灵骨之事,但青妃何等聪慧,从平日叶行远的言行之中,就能猜出他大致的目的。

  蜀中任职完毕之后,叶行远的目标便是江南,一方面是因为钟奇墓在兴州府,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江南乃是如今朝廷经济财政的主要来源,能定江南者,便可掌朝政。

  严秉璋正是因为代表着江南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势力,才能够如鱼得水,在朝中稳坐不倒。

  叶行远就算不能掌控江南,至少也要了解江南,那么前往江南任官,也是理所当然之事。而且,分析下来,他调任还没什么阻力。

  一来,叶行远这次如果能够顺利转正,便是堂堂的知府大人,他因为积功必然要升迁,但不可能直接让他担任省内高官,而内阁对他的排斥,更不可能将他召回中枢。

  天州府已经是蜀中首府所在,叶行远要再升迁,只有去更富庶繁华的重镇。京师当然不可能考虑,大学士们虽然经过这一次倒严与他的矛盾减轻了不少,但仍然不会想要他在面前晃悠,肯定得放得远远的。

  江南便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更巧妙的是,便是严家也不会反对。小严相公近日行事,恨透了叶行远,他想要拿捏住叶行远,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投入江南,以庞大的世家势力压制住此人。

  只要叶行远在江南行差踏错一步,他们就有了对付叶行远的机会。

  如此一来,只要有叶行远有心谋职,还真能从蜀中调往江南。事实上李夫人也已经动用姚家残余的势力,想办法为叶行远运作。

  叶行远入京一月之后,朝堂上的争端终于稍微平息,几位大学士都未曾伤筋动骨,只是贬斥了几个跳的最欢的言官。但朝中的势力分野,却经过这一役悄悄的发生了变化。叶行远作为一颗撬动局势的小石子,也就落在了更多人眼中。

  又数日,吏部上表,将叶行远列名转正天州知府,内阁几位大人无一字批,直送司礼监。王仁见了大喜,也不顾失礼之处,直接请皇帝盖了印,发回吏部,吏部再给叶行远告身,这半级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升了上去。

  “世人说浑水摸鱼,诚哉斯言。”叶行远慨叹。如果朝堂不乱,他这个半级也不知道也费多大功夫才能升上去。正因为朝廷上狗咬狗,才会有他的机会。

  不管是过去将来,天下乌鸦一般黑,这些朝堂上的大学士、阁老,也都不过是普通人罢了。

  既然得偿所愿,再回蜀中路途遥远,也无必要。他将贡物交割,见了隆平帝,也就开始安心在京中住下,谋求下一任升官。叶行远发现这种事在京中也司空见惯,什么县令知府乃至于一省的方面大员,在任期将满之前,赖在京师的也真不少。

  与叶行远所知的封建时代不同,轩辕世界由于有瞬时可达的公文系统,许多政务可以远程处理,更助长了这般风气。

  倒像是后世有人到京中跑官要官,各省各市都要设立“驻京办”这种机构一般,都是一个意思。

  既然是通例,叶行远也就心安理得的住了下来,他行事低调,仍然居于驿馆之中。反正他功劳足够,考评优异,也不必刻意去争什么。背后运作之事,只有李夫人为他争取,而在头上,还有隆平帝与王仁,只要诸位大学士不作梗,还有谁能拦得了他的路?

  等他在京中住满三月,再一次过了炎夏,果然吏部文书下来,给他了一个江东省兴州府知府的职司。

  此事倒是风平浪静,朝中无人反对,也无人与之相争。

  正如青妃之前的分析,并没有人有阻止叶行远前往江南的动机。他的朋友希望他在江南做出政绩,再进一步,而他的敌人,则是希望他在江南栽个跟斗,破了不坏的金身。

  叶行远也不耽搁,便收拾行装,点齐原班人马,出京往江南赴任。

  路上大约耽搁了一月有余,抵达兴州的时候,已经是八月下旬,桂子飘香。叶行远欲观察民情,便先便衣入城,打探消息。

  江东兴州毗邻东海,秋日柳扬,一片暖色。叶行远一袭青衣,从容坐在酒肆,听着兴州百姓的热议。

  他原以为此地人杰地灵,才子辈出,大家聊天的内容不是风流韵事,便该是科举学业,但百姓们聊天的内容,却全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大部分人,都在兴致勃勃的讨论着粮价。

  江南一地,如今产粮已经远不如当年,因为大部分地区都改种了经济作物。但即使如此,兴州土地肥沃,百姓富庶,也从来没有缺粮之虞——要是江南缺粮,天下大概早就赤地千里。

  所以这些百姓并不是担忧粮价上涨,从他们语气中听来,仿佛还是期待着粮价上涨,害怕粮价下跌。

  叶行远对陆十一娘奇道:“天下百姓,但有忧心粮贵的,从来没有担心粮贱的,怎么兴州这地方与别处不同?”

  陆十一娘事先通过锦衣卫做过调查,禀告道:“此事乃是今日才在兴州兴起,名曰粮贷。百姓可预先以丰收日价买入粮食,但并不交付,在数月之后方可提货,若是粮价上涨,亦可将粮贷转让,此乃空手赚钱之法。兴州百姓,但凡有几个闲钱的,现在倒有一半都在投钱在这个上面。”

  我靠!叶行远吓了一跳,难道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另外的穿越者,谁倒腾出来这个高级的金融工具?这不就是期货么?

  虽然可能还没有用到杠杆交易的原理,但是不使用实物,而是依赖于契约,限期交付,可以转让的模式,正是期货交易的雏形。这要是兴州人民自行发明的,那可是走在时代前列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