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人上人_仙官
抖音小说 > 仙官 > 第五章 人上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章 人上人

  叶翠芝如晴天霹雳,身子一抖,不敢置信地瞧着朝夕相处好几年的丈夫,“你......你要休我?”

  她嫁入刘家,每日里侍奉公婆,操持家务,不敢有半点错失。四邻八里,哪个不夸她勤快能干?儿子虽然还没生,但是女儿不过四岁,长得玉雪可爱,哪里到了肯定无后的地步?

  就是贴补小弟,但这她都是每日辛辛苦苦用闲暇时候做针线活儿赚的零钱,哪里用到刘家一文?三更灯火五更鸡,她操劳好几年,换来的就是一纸休书?

  刘敦见叶翠芝情绪激动,心虚的后退了一步,想起她的好处,心中也有些懊悔,只是父母之命难违,这时候也就只有硬着头皮来了。

  叶行远冷眼旁观,突然上前逼近了刘敦,咬牙问道:“早不来晚不来,偏生今天过来,莫非缘故出在我身上?”

  刘敦欲言又止,没有答话,只看着叶翠芝。

  刘家要休妻,最重要的理由当然不是因为没儿子等问题。原本刘家娶了叶翠芝这美丽又勤劳的女子,本该心满意足。何况叶行远争气,算是乡间小有名气的社学生。

  只是这几年刘家在乡中经商,碰运气赚了些钱。贵易交富易妻,刘家公婆二人就有了别样的心思,不免有点后悔当年娶了毫无用处的贫寒女子,生出另娶的念头。

  不过先前还抱着叶行远读书上进,能提挈刘家的希望。但在今日,刘家人听说叶行远废了,彻底没有前程可言,甚至还可能成为拖累,便落井下石,急急忙忙逼着来休妻,早结束一日,便少一日拖累。

  说起来,刘家人也是欺负叶家姐弟父母双亡,也没有得力长辈撑腰,所以才敢如此妄为。

  叶行远见姐姐伤心,怒气渐起,伸手捡起了休书,打开一看,上面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么两句车轱辘话,文笔不通,字迹丑陋,就算是想挑姐姐的刺也挑不出什么。

  他扶住了摇摇晃晃的叶翠芝,扬了扬休书,“姐夫,我如今再叫你一声姐夫,我且问你,你口口声声都是你爹说你娘说,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叶行远知道刘敦性子懦弱,平时也算是被姐姐制得服帖,今日胆子突然大了起来必有原因,他自己到底怎么想,须得问清楚了。

  刘敦不耐烦,“我们大人的事情,你小孩子懂些什么?若不是你这个拖油瓶,我爹娘何至于此?”

  他回头想想,娘子其实一切都好,只是未免太顾着这个小舅子,引得他有好几次不快。此时叶行远询问,他不自觉地就将真心话说了出来。

  “刘敦!”叶行远忍无可忍,喝了一声,“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三句话不离爹娘,你就没有自己的主意么?你自己是个什么打算?”

  刘敦呆了一呆,平日里他家大事不是父母拿主意,就是老婆拿主意,如今要问他自己的打算,一时之间竟是真说不出来。他嗫喏了半天,只挤出来三个字,“不知道。”

  “不知道?”叶翠芝心丧若死,面色苍白。她忍了好一会儿,公婆待她如何她心里有数,也早已不在乎,想不到这枕边人最后就憋出只有这三个字。

  四年夫妻情义,就这轻飘飘的三个字可以一笔勾销?叶翠芝恨得牙痒痒,把脚一跺,劈手从叶行远手中夺过休书,撕成粉碎,甩了刘敦一脸。“刘敦,你既然不念夫妻恩义,那咱们也就不要过下去了,但你刘家想休我,那是做梦!我与你和离!”

  她性子刚强,十几岁就能独立将弟弟拉扯大,足以当门立户,外柔内刚,哪里能让人随便欺负到头上?

  刘敦惊惶失措,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在他想来,妇道人家顶多就是默默接了休书,回家痛哭一场,还能怎样?和离,那是什么东西?

  他正恍惚间,忽见叶翠芝转身回屋,拿了扫帚,挥舞着劈头盖脸朝他脑袋上砸去,刘敦慌得落荒而逃,跑得比兔子还快。

  叶行远愕然,不想平日向来对自己温柔的姐姐居然有如此一面。眼见刘敦背影消失在山路上,叶翠芝这才放下扫帚,突然放声大哭,哭声之中,满是委屈。

  叶行远也万分内疚,没想到自己一事无成,白受那么多恩情,最后竟然还拖累了姐姐的婚事,一想起来就感到无地自容。

  莫欺少年穷啊,叶行远暗暗咬牙切齿,自己只要过了眼前这一关,之后必然有点前程,那时再处理姐姐与刘家的事情不迟!

  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婚姻之事还得看姐姐的态度,姐姐若是还愿意跟刘家过,那也得想办法让姐姐不再受气;姐姐要是对刘家死了心,那他就狠狠报复刘家出口气!

  心里头有这些盘算,但这时候也不急着说出来,叶行远按下自己的心思,强颜欢笑的好言劝慰着姐姐。

  他两世为人,虽然感情经历不算丰富,但是总算见多识广,还是有几手哄女孩子的压箱底段子,叶翠芝破涕为笑,暂时将夫家这件事丢开。

  叶翠芝也是个明白人,拿得起放得下,不管是要和离,还是要重新过日子,那总得有个章程。现在多想也是没用,倒不如想想小弟当前的急事。

  何况自己与婆家之间出了问题,若无娘家人撑腰,总是势单力孤的,那么现在希望全在弟弟身上了。只有弟弟发达了,自己才会有幸福。

  故而叶翠芝便蹙眉道:“我刚才跟你姐夫......跟刘敦说的话也听到了?俞秀才你还记得么?我突然想起来他跟姐姐我也算相识,要是愿意提挈你一次,钱塾师那边绝对吃不住。”

  叶翠芝想了又想,这事还是得叶行远一起出面,只是弟弟平日有些怕生,不知道愿不愿去。

  听姐姐说过,叶行远也想起来了。俞正俞秀才当年也时常来家中,印象里有点书生意气,为人也算正直,另外当年常常觉得他对姐姐有那么一点儿意思。不过后来他陆续中了童生、秀才,就不再来叶家了,这两年更是连人面都没见过。

  “我记得,俞秀才还给我讲过两天文章。要是他肯帮忙再好不过,我跟姐姐一起去拜访他。”叶行远点了点头。俞秀才学问比钱塾师还是要高上不少,秀才功名到底是货真价实考出来的,当年也给自己讲过天机感应之理,叫他受益匪浅。

  姐弟两人吃罢午饭,收拾了碗筷,锁上大门,下午出门沿着山路直行,走了大约三里路,再顺着拐过一处大洼地,就到了东徽村。

  俞秀才的宅子在东徽村最气派,三间大瓦房,外面刷了白墙,院子里种了两棵桃树,远远的一望便知。

  叶行远和叶翠芝两人走到堂屋门口,正见俞秀才坐在太师椅上与人说话,下首两伙人,都恭恭敬敬地低着头听秀才训示。

  俞秀才相貌变化不大,身材干瘦,这两年特意蓄起了髭须,看上去平添几分威严。他见姐弟俩到来,点了点头示意。

  叶行远瞧着厅中的布置,秀才身后挂着一副中堂,字倒是平平,但是底下落款乃是“同乡世教弟陈简手书”,这就不得了。这陈简是县中有名的俊才,家住再往西三十里的陈家村,去岁就中了举人,今年已经前往京师游学并准备会试,说不得就名登黄榜平步青云,想不到与俞秀才竟是世交。

  两侧放着一对大青瓷花瓶,花瓶上的图案是几个耳熟能详的劝学故事,应该是学生送给俞秀才的礼物。除此之外,秀才家中的陈设甚为简朴,颇有古人学者之风。

  如果说童生是备选的不入门读书人,那么秀才就堪称是皇家道统里的入门级别了。中了秀才,便可承接皇家道统,得授天机神通,平日在乡间教化人心、劝人向善,顺便主持公道、调解纷争——这也是叶氏姐弟来找俞秀才的缘故,不全因为是旧相识。

  此时秀才在调解两家争宅基地事,这两家人本是邻居,因为都要翻盖新屋起了争执,对分界石碑的位置各有说法,东家说按照原契要往西边推三尺,西家却死活不认,两家争得面红耳赤,各不相让。

  俞秀才听完他们各自诉说,沉吟了片刻,轻声一叹,“熙熙攘攘,皆为利来。不过三尺的土地,却要争成这般,伤了邻里和气又是何必?”

  他叫人将分界石碑抬来,提笔在上面书字,只见他笔端灵光四溢,就如斧凿一般,写的字入石三分,深深地镌刻于其上,“纷纷扰扰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边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神与皇!”

  俞秀才一边写一边念,声如黄钟大吕,落入众人耳中。那两家人仿佛震耳发聩,迷茫片刻后,竟是齐齐脸上露出惭色,各自后退了几步,抬眼看着对方。

  东家一老者捶胸顿足,“哎呀,李兄弟,你说我怎么就鬼迷了心窍,不念我们两家多年之谊,硬要跟你争这三尺之地?”

  西家老人更是老泪纵横,握着对方的手,“老哥哥,是我糊涂了,我这就去跟儿孙说,我家退出三尺!”

  “不不不,是该我们退三尺!”东家的人急了眼,抱住了那分界石碑,吆喝着让人去埋下,真真要比原来倒退三尺。

  俞秀才看他们互相谦让,满意地点了点头,“既如此,你们两家就各退尺半,留出一条小径,岂不是好?日后子孙问起,也知道你们今日谦退之礼。”此言一出,双方都赞成,对着秀才感激道谢,一起携手出去了,远处还能听到他们欢笑交谈。

  叶行远这外来穿越者看到这一幕,不禁匪夷所思。这次双方争执不下的纠纷,在俞秀才几句“魔音灌耳”后,两边突然莫名其妙的互相谦让起来,纠纷自然而然化解。

  这那里是神通,简直就是最最厉害的洗脑啊,这要是去卖保险或者搞传销......还有,这洗脑到底是永久性的、还是有时效性的?叶行远脑中不禁冒出一些大不敬的念头。

  话说回来,叶行远早知这世上大道三千,读书人以文入道,以功名为品阶,皇家天命就授予种种神通,但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秀才以清心圣音来教化风俗。

  是的,童生被授予浩然之体,而秀才神通就是清心圣音!只秀才便如此神乎其神,举人如何,进士又如何?这样才是超越凡人的人上人啊,叶行远心头一热,对功名更渴望起来。

  他日自己若能够上进,取得功名之后,自然也会获得法术,成为脱离凡夫俗子的存在。至少这是看起来最适合自己的修行道路,所谓仙人,大概也不过如此了吧?

  ps:手一滑,本来是要定时到明天发布,结果现在就发出来了。。。心疼存稿,求推荐票安慰!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