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十方丛林_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
抖音小说 > 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 > 第十章十方丛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章十方丛林

  “咱们这个道观名为通幽观,乃是两百年前通幽道人所创的门派。”

  “观内制度,采用的也是广为流传的十方丛林制度。”

  王明对这些很是熟悉。

  “十方丛林?”

  “对。总的来说,门内有‘三都,五主,八执事,十八头。’”

  三都指的是;“三都”是:都管、都讲、都厨;

  都管统管一切大小事务,都讲负责功法典籍,都厨管理厨房各项派遣、月钱、后勤等等。

  五主为堂主(执法堂;主管执法监察)、殿主(灵宝殿;丹药炼器)、经主(符阵经院;符箓阵法)、化主(灵化斋;豢养妖兽、鬼物、养尸等等)、静主(灵园;种植灵草植物,制作灵食等等)。

  八大执事为客、寮、库、账、经、典、堂、号。

  十八头是各个杂役事务的头头。

  分别是库头、庄头、堂头、钟头、鼓头、门头、茶头、水头、火头、饭头、菜头、仓头、磨头、碾头、园头、圊头、槽头、净头。

  修仙分为胎息、练气、养神、道基、丹劫等等境界。

  三都五主最少都有养神后期的道行,其上的通幽观主更是深不可测。

  “不过,通幽观不同于普通凡俗道观,三都五主基本是荣誉职位,平时一心修行。

  其事务一般由八大执事和十八头管理。咱们能打交道的也就是他们。”

  说到这里,王明有些无奈,瞥了李林一眼,说道:“八大执事以外的执事称为杂役执事,地位与十八头相等。

  这李林若不是靠着长辈,哪能得到甲牌。还真让他装上了。”

  “原来如此,阁下对此颇为熟悉,看来也是观中大人的后辈?”

  王明老脸一红,摆摆手,说道:“哪里算什么大人,家兄不过是园头副手罢了,真是惭愧,靠家兄帮衬才能入观。”

  王明差十几天到二十一岁,本身资质也不行,若不是门中有点人脉,说不定早就被阴兵吃了。

  靠了关系才得丁牌,可见资质之差,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所以他也不愿意出风头,反而十分不喜那些人。

  “对了,这牌子你们可收好。牌子不同,待遇不一样。”

  最初入门的都得从道童干起。

  道童就是用来干活的,甲牌无需杂务,每月一个法钱。

  乙牌每月七天,两月一钱。丙牌三天休一,三月一钱。

  丁牌七天休一,半年一钱。

  当然,道童也算半个门人。

  门内也不会安排多重的活,基本上随便混混过去。

  若是三年内未入练气,将会夺牌贬为最低等杂役,待遇更惨,不算门人,为人驱使,身不由己。

  还有一种是陆谦这样,入门前修炼了功法,并且是胎息境的话,则时间缩短为一年,一年内必须进入练气境。

  “一年吗……”陆谦心中暗道。

  自己身上有神秘金鉴,不知道能不能在一年内步入练气境。

  通幽吐纳法现在才小成,之后必定有大成,大成之后也不知还有没有境界。

  加起来也有四五百刻度。

  不靠丹药以及其他外力情况下,每天早中晚运功三次,最少也要一百天以上。

  如此才能胎息大成。

  这只是理想状态,每月还有活干,其他事处理,不可能每天都刻苦修炼。

  之后的功法,不一定花多少时间入门。

  此时,众人跨过树林,巍峨高大的白色山门出现在众人面前。

  山门高大,四柱三孔,通体由洁白大理石铸成,大门中央铁钩银划写着三个篆字:通幽观。

  一股苍莽浩大的气势扑面而来。

  众人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豪情壮志。

  过了这个门,从此割断红尘,踏入修仙之路。

  山门面前,站着一个三尺高,面白腮红,一身红衣的童子。

  夜色之下,童子显得十分阴森,硕大瞳孔,面无表情望之不似人类。

  “我乃李玉童,幽童道士,诸位请随我来,勿要喧哗。”童子的声音苍老沙哑。

  “是,幽童道长。”李林恭敬稽首,众人口呼道长。

  通幽观的字辈是:通冥妙典,深奥幽玄;诸玉之英,天生地成。

  通字辈只有通幽道人。

  冥妙典三辈大多为观中高层。

  次四辈大多为资深弟子或者各杂役执事。

  通幽观的辈分,除了根据入门规定以外。

  还有实力因素,实力达标就可以获得高层任何赐辈。

  免得闹出实力强却辈分低的笑话。

  说完,童子转身走入门内,沿着小道往前走。

  众人在后方紧紧跟随。

  哗啦啦!

  空中响起翅膀扑腾的声音。

  一群金眼黑鸦乌泱泱飞过,中间一只翼展七尺的黑鸦带着一股寒气落到童子面前。

  黑鸦落地,黑雾一闪,化为一名身穿漆黑羽衣,鹰钩鼻,面色极白的中年男子。

  男子眼神如刀一般划过众人,声音如金铁交击:“来者何人,为何夜晚出行?”

  “在下李玉童,拙号幽童,见过深鸦道长。”李玉童恭敬作揖,心道不妙,今天怎么是这个煞星值班。

  “哦?你还没告诉我原因,难道要我将你抽筋扒皮才回答?”深鸦冷哼一声。

  “在下领之字辈道童入门。”李玉童说道,随即拿出一块道符。

  “原来如此。”名为深鸦的道人,转头望着众人,露出一丝凶厉的笑容,“诸位好啊,哈哈。”

  “深鸦道长好。”众人稽首作揖。

  陆谦内心暗想,这门派也太阴森了吧,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邪门歪道吧?

  或者是他们修炼功法的问题。

  通幽通幽,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与阴森事物打交道的门派。

  不管怎样,眼前这两人都很强。

  原先陆谦以为自己的实力还算不错。

  现在看来,在这个门派才算是刚入门。

  深鸦环视众人,眼中带着似笑非笑的笑意。

  被目光扫视的人纷纷低头致意。

  包括陆谦,他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有时候与众不同反而是坏事。

  并不是所有高人都会目光一闪,眼中露出欣赏。

  当然,总有些特立独行的人,非但不行礼,反而直视对方。

  当然不让,可能想显示自己不卑不亢,鹤立鸡群。

  “初来乍到,老夫给你们上一课好了,不收钱的哟。”

  深鸦阴惨惨一笑,瞳孔变成竖瞳。

  随后一指点出。

  呼!

  一道淡绿阴风拂过。

  “这堂课叫尊师重道。哈哈哈,去也!!!”

  深鸦爽朗一笑,黑云罩体,化为黑鸦,带领群鸦飞走。

  众人回头,只见方才那人变成了绿色冰雕。

  风一吹过,化为齑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