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第131章大光明寺_我是龙傲天他惨死的爹[穿书]
抖音小说 > 我是龙傲天他惨死的爹[穿书] > 第131章 第131章大光明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1章 第131章大光明寺

  天才·八六中文网()

  到最后秋意泊还把枯荣还给了秋临与,无他,没时间。

  就这大家都卷生卷死的模样,有个屁的时间去折腾这个,秋意泊在处理完大家的剑后勉强打坐了两个时辰,就该起来接着练剑了。

  有了前一日的经验在,今日多了,大约在太阳升至顶空之际,所有人齐齐完成了万剑的目标,在经过半个时辰的休息后,各自被临时的师傅捉走关进了学堂开始上课,秋意泊和几个小伙伴都被拎到了舒照影的下。

  舒师姐也熟人了,在一阵大眼瞪小眼后,舒照影爽快地桌子挥到了一旁,直接把几张桌子拼在了一起,开起了茶话会。

  “也没给人上过课,有什么问题问吧。”舒照影支了个小火炉出来打算煮茶,却见秋意泊熟练至极的从纳戒中『摸』出了各水果以及果汁,顿时放弃了自己还得烧的炉子,捧着一盏果汁啜饮了两口,清甜微酸的味道在舌尖上漫延,她眼睛都眯了起来。

  林月清道:“师姐,自入了金丹,总觉得似乎实力发挥不出来……明明能做到更,却有些力不从心。”

  “此前倒没有听说过此事。”舒照影想了想,问道:“且内视,否丹田内金丹不够凝练?大部分因为急于求成而造成的。”

  林月清闻言便闭目内视,此后再也没有了声息,应该已经已经凝练了起来,众人也不在意,该说话还说话,要不突拿个铜锣开始敲,一般也没有什么大问题——闭关嘛,主要怕有人偷袭,这全自家人,自放心得下。

  舒照影又看向了诸人:“不妨都看看,金丹乃修行根本,许多人却忽视了它,一味追求武力,殊不知自筑基起,都重中之重。”

  其余人不禁扪心自问,否有和林月清相似的症状,一时之间众人纷纷闭目,唯有秋意泊一人没有动作,舒照影奇道:“小师叔祖不看看?”

  “不必了。”秋意泊笑眯眯地一颗大草莓擦干净了递给了舒照影:“前阵子半夏真君来过,说金丹十分稳固凝练,过犹不及嘛。”

  “也。”舒照影笑道:“还未恭喜小师叔祖突破金丹中期。”

  “多谢师姐。”秋意泊回了一句,两人面面相觑,末了不约而同的笑出声来,舒照影摇着头道:“哎,这辈分可真够『乱』的……小师叔祖见了怀真师兄(秋临与)和应真师兄(秋临淮)也如此嘛?”

  秋意泊动了动手指,又看了看左右,见四下无人这才低声道:“那不,和叔还有爹都该怎么叫怎么叫……”

  “嗯?”

  “管他叫爹和叔,他管叫兔崽子。”

  舒照影愣了愣,随即笑得前俯后仰,她喝了一口果汁,取了一碟做成了桃花状的糕点出来:“闲着无聊做着玩的,小师叔祖尝尝?”

  秋意泊吃了一口便愁眉苦脸了起来,舒照影连忙道:“若不合小师叔祖的胃口便别吃了。”

  秋意泊含恨道:“不……原来师姐还有这等手艺,早知如此早就来蹭糕点吃了。”

  “……真……”舒照影笑得花枝『乱』颤,又取出了许多糕点出来予秋意泊,叫他自己收着慢慢吃,两人随便聊了一会儿,秋意泊问道:“舒师姐,瓶颈什么感觉啊?”

  舒照影一愣,不敢置信地道:“觉得自到瓶颈了?”

  秋意泊点了点头:“隐隐约约有些感觉,也不知道不……师姐也知道入金丹不久,能一口越到中层因为功特殊的缘故,前几日本想闭关,却毫无寸进,就隐约有些感觉瓶颈到了。”

  他还第一次有这感觉,蛮神奇的,不同于他以前卡在炼巅峰,虽也进不了筑基,却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有长进的。现在却不同,他闭关半个月的时候倒腾宝自也要打坐恢复灵力,打坐之时感觉自己毫无寸进。

  他的就像一已经装满了石头的瓶子,筑基期这些石头当中还

  有缝隙,灵力如水,总还能装进去一些,但现下却感觉这瓶子的石头已经满了,且这些石头与瓶严丝合缝,再装一滴水都会直接溢出来。

  舒照影沉『吟』片刻,颔首道:“应该就瓶颈到了。”

  “虽不清楚为何会连续突破两次,但总要有个转变的过程。”舒照影道:“小时候就爱看话本子,头的主角粉墨登场,一举便突破两个大境界……但现实古往今来这般的人不没有,但大多也就止步于此了。”

  秋意泊托着腮道:“也不主动想突破的,师祖花了点功夫叫入了顿悟才突破的。”

  舒照影颔首道:“也不算错,天榜中有的历练的机会——顿悟这东西还得讲究机缘,也不所有人都有顿悟的机缘,修为高一些,哪怕暂时没有进步,天榜中活命的机会也要大一些。”

  “啊?”秋意泊一顿,他有这个猜测,但听舒照影的意思死亡率很高?“天榜很容易死人?”

  “一般不会。”舒照影也有些奇怪:“难道应真师兄没有与说吗?”

  秋意泊实实的摇了摇头。

  教你如何设置阅读页面,快来看看吧!

  舒照影解释道:“每一场天地榜大比都在四域各位前辈大能的眼前比拼,一般来说安全无虞,若在对方已经输了的情况下还要下杀手会被制止的,但每次天地榜中亦有不少人死于同台之手。”

  “有些修士伤重不治,有些修士则因为对手修行的道统过于诡异阴秽,不治而亡,有些则因为在胜负决定的一瞬间便已毙命,诸位前辈大能自无起死回生。”舒照影说道这顿了顿:“凌霄宗乃剑修大派,下弟子一人一剑行走天下,对比于其他修士手段频出自要吃亏一些。”

  她隐晦的意思应该剑修可能整个天地榜中死亡率最高的修士了。

  “不过小师叔祖师从奇石真君,想必无碍。”舒照影说罢,又正『色』道:“不过天地榜非有正道参与,届时同台竞技者何人借由天榜决定,若遭遇邪道修士,小师叔祖也要更当心。”

  “原来如此。”秋意泊低头拱手道:“多谢师姐教诲。”

  舒照影侧开了子,受了半礼,还想说什么,却见秋意泊眼睛亮晶晶的:“要不先不修炼了,先替各位同练一些护的宝?”

  舒照影眼睛微动,笑道:“不可——便同意了,孤舟师叔和离安师叔也断断不会同意。”

  秋意泊奇地看着她。

  舒照影道:“剑修以剑为尊,此次而来天榜名次不过次要的,重要的历练等心,若一味想着有小师叔祖的宝兜底,怎么能做到剑心通明?便本来有十成的功力,也能发挥个七八成,如此逐末舍本,得不偿失。”

  “那若遭遇不幸怎么办呢?”秋意泊心道还人命更要紧。

  舒照影以一奇异的眼神看着他,似乎有些笑,又似乎带着一些慈蔼:“天命如此,小师叔祖不必介怀。”

  她见秋意泊神情略有不赞同之意,又补了一句:“应该还不会的,咱和百草谷关系着呢,百草谷也会在大光明寺落脚,届时同去天地榜,若有人伤了,立刻寻百草谷弟子便。”

  关于这一点,其实各大派掌都已经想得一清楚,为何此类大比必有真君随行……各大派的仇家不少,第一防着有人仗着修为境界在路途中横生枝节,第便防着有人仗着天地榜在台上击杀各核心弟子——台上真君见势不,立刻就会上台抢人。

  不过这些都题外话了,等秋意泊这一届弟子多参与两届天地榜便能知晓,现在告诉他反而坏了他的心境。

  还小着呢,天地榜纠葛的玩意儿可太多了,他无需知道这些,需知道天地榜乃他映证所学,一展所长的地方即可,至于其他的自有他这些年长的担着。

  舒照影又怕自己带歪了秋意泊,道:“小师叔祖,

  说一句冒昧的,本就肩挑两,与不同,等上了台若见势不妙,可不要吝啬的宝。”

  秋意泊笑道:“多谢师姐关心,这个人最惜命,不会的——这样想的,一开始就当自己朵仙苑奇葩,在凌霄宗其实个器修,要有幸能苟存到后期,届时人家破了的宝,唰得一下出剑,那不技惊四座!”

  舒照影:“……”苟存这个词用的妙,她想笑,但现在笑就有点不太尊敬的意思了,要忍住!

  秋意泊接着道:“或者反着来?先用剑,实在不行了再出宝?但这样就少了一重反转……”

  “什么反转?”

  秋意泊眉飞『色』舞的解释道:“您看,上了台人家一看凌霄宗,却个器修,大概率会觉得个废物,修剑不行才能去修器,等再出剑,别人就会觉得原来不个废物,个双修的天才,出人意料之感对吧!若一开始就出剑,等到后头出宝,旁人会觉得个不那么纯粹的剑修,上居还带宝——或者说修士带两个宝也不稀奇不?就没那么让人影响深刻了。”

  舒照影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她的喉中发出如同大鹅一般的音,她颤抖着肩膀道:“那就随小师叔祖的心意了……”

  小师叔祖说得有道理,她竟无反驳!

  这时候林月清醒了过来,见舒照影笑得花枝『乱』颤,不由道:“师姐,在说什么,怎么笑得妆都花了?”

  舒照影立刻惨叫了一声,拿出镜子摆开了架势就开始补妆。

  毕竟看给自己看的,她能受伤,但她的妆不能花!

  秋意泊还第一次接触到成年女修的胭脂粉膏,在旁边奇地看,舒照影手捏小管狼毫沾了胭脂,有些手痒,转念一想秋意泊已经不还小的时候了,不能再抓他过来玩了。她遗憾的以狼毫在秋意泊的指腹上点了点,留下了一点红痕:“朱砂、松脂做的,看看能不能改良一下?”

  秋意泊另一指尖沾了点水,在指腹碾了碾,那一点红痕被他『揉』成了一片花瓣——嗯,亏得修士不怎么出汗,面部油脂分泌也比较平衡,否则这个防水早花完了。

  他眼睛一动:“有办,师姐等半日就来。”

  舒照影正在补自己的眼影,闻言道:“去吧。”

  秋意泊就高高兴兴地回去了——反正修为到瓶颈了,上午又要跟着众人练剑,他闲暇时间整点有的没的那心安理得。

  教你如何设置阅读页面,快来看看吧!

  此等时机走过路过不容错过。

  时间一晃就第十天了,今天难得休沐一日,练了剑后就不必上课了,众人都挤在甲板上,看着外头的风景。

  ——不为其他,因为他已经到了东、南两域的分界线了,马上就要到大光明寺了。

  此处青山连绵,云雾腾绕,远处一条绿水蜿蜒而来,最引人瞩目的便一尊山高的石佛像,拈花而坐,垂目人间,与日月交替、云蒸霞蔚之间宛若真佛降世,金光万丈,震撼难言。

  众人都为此所震慑,静静地看着那尊石佛像,心中似有感悟,却又似心如古井,波澜不生。

  石佛在飞船的航行下很快便消失了踪迹,随之而来的便一座连绵的庙宇,一条雪白的石阶路自庙一直延伸到山脚,以众人的眼力还能看见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秋『露』黎感叹道:“没想到大光明寺这么热闹。”

  秋意泊想了想说:“这应该大光明寺的下院石佛寺吧?刚在交界处,眼下应该凡界。”

  “这样啊。”秋『露』黎眼睛一动,小声地与林月清道:“回头偷偷溜到他下院去玩……上香不?”

  秋意泊忍不住笑道:“真要上香大光明寺难道不?”

  秋『露』黎瞪了他一眼:“有本事别去。”

  秋意泊自不可能不去的,不同姐姐叫下来

  秋『露』黎也懒得与他计较,还在旁边出主意:“到时候找一位小师傅问问,什么时候比较热闹,也去……”

  几人言两语之间就敲定了溜到这来玩的细节,连找知客僧的说辞都想了,为了不责众,顾真、温夷光等人都被包括在内,大家一道出也安全一点。

  又过了半日,大光明寺终于到了。

  为显示尊重,飞舟到了大光明寺的山脚下,众人依次下船,就见口广场上已经站了数十位僧人,为首者披红『色』袈裟,面容迈,颚下一把拖地的银白长须,见凌霄宗众人下来,便齐齐行礼:“阿-弥-陀-佛——衲乃弘院主持□□,见过各位檀越。”

  众弟子齐齐行礼,哪怕孤舟真君等人也不例外,孤舟真君神『色』平淡:“大师客,请。”

  “数百年不见,孤舟真君仍这般不喜言语。”□□大师微微一笑,颇有调侃之意,孤舟真君则眉宇间透出了一抹无奈之『色』,“大师说笑了。”

  秋意泊有些吃惊,这位大师来头不小,换了旁人他师祖连这句‘说笑了’都不会说。

  离安真君笑道:“大师,您别光看师兄呀,也和您数百年不见了,您怎么不看看?”

  舒照影低声给他解释道:“□□大师乃大乘巅峰的前辈,且入道极早,昔年孤舟师叔他也如同一般来参加天地榜时,这位大师就已经大乘期的前辈了。”

  秋意泊等人点头,越发恭敬了起来——那确实很的一位前辈了。

  □□大师果看向了离安真君,眉目慈蔼:“衲不看离安真君自有原因的,衲若多看两眼,等回了禅院,恐怕院的孔雀都不敢接近衲了。”

  离安真君微微一赫:“大师,都当师祖的人了,您给留点面子可?而且那孔雀可不一个人吃的,师兄他都有份!”

  □□大师一笑,又看向秋临与:“果,少年出英才,哥哥这次没来?”

  秋临与恭敬地道:“回禀大师,家兄突破炼神化虚不久,如今正在中闭关。”

  □□大师赞赏的点了点头,一手微抬轻抚胡须:“叙旧就叙到这儿了,弟子还站着呢,随衲上山吧!”

  离安真君笑道:“明明您抓着寒暄……”

  □□大师笑而不语,引着众人上山。

  这条石阶路一眼望不到尽头,与凌霄宗的那一条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不过这回大家都修士了,走起来也不怎么困难,前头步俗也不快,众人一个挨着一个,脸不红不喘地便一路到了大光明寺的大。

  □□大师侧脸看了他一眼,见众弟子整整齐齐地依次站着,与孤舟真君他道:“看来这次凌霄宗又要所获颇丰了。”

  “不的怎么敢带出来丢人?”离安真君解释道,他也看了一眼众弟子:“不过确实出息了。”

  教你如何设置阅读页面,快来看看吧!

  这条山路既通往大光明寺,自也有它的功效,它确实与凌霄宗的问心路有着同样筛选弟子的功效——心术不正者不可上山、心『淫』-邪者不可上山、品不坚者不可上山。

  往年来偶尔还会有两个弟子半路被山路送下去,今年却全员俱在,离安真君也觉得扬眉吐。

  要知道敢走这条路的派可不多,生怕被送走的弟子太多,那就太丢人了——这可四域的大比,丢人都丢到其他界域去了。

  □□大师领着众人进,入后便一座极为威严端正的庭院,几个穿黄衣的僧众正在扫撒庭院,见有人到来便停下微微一礼,便又低头扫撒。

  再走两步便一座雄浑巍峨的大雄宝殿,十六俱开,几位真君率先一步入内,拾香参拜,紧接着便弟子也如其行事。

  秋意泊自也在其中。

  这倒不什么要皈依的意思,不过入人寺庙,还要借贵宝地暂居,自礼数为先。

  虽双方一佛一道,却没有什么佛道之争,反而互相尊敬。

  紧接着众人便被带入了客院,孤舟和离安两位真君则随着□□大师前去其他地方,唯有秋临与跟着他一道走。

  客院不算太广,但也足够一个人分到一间禅房,还规矩,秋意泊和秋怀黎、温夷光他几个住一起,安顿了之后,秋意泊就开始无聊了。

  因着没有嘱咐,第一天就出『乱』逛也不太,但不出像也没有事情干。

  秋意泊往外看了看,就见不少弟子都已经自发开始练剑了,要不就在打坐,像他这样抓心挠肺跟来旅游一样想去看看有什么美景的人像就他一个。

  实惨。

  秋意泊见状便也自己关在了房间,左右折腾自己的宝玩。

  不料还没多久,便听见外面有争执声响起,秋意泊眉目一凝,径自出喝止道:“何事喧哗?”

  刚来第一天就吵架,丢人不?

  “见过秋师兄。”

  “秋师兄,来了!”

  外面个小弟子,其中一人面容羞红,也不知道红的还如何,秋意泊道:“说。”

  小弟子拱手道:“师兄,本不欲说话,不过两位师兄太过分了,他居的衣服尽数毁了,叫如何不与他起争执?”

  衣服毁了?

  秋意泊皱了皱眉,什么玩意儿啊——毁衣服能说不痛不痒,羞辱的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为何?”他问道。

  令两人则道:“秋师兄有所不知,此人心狡诈,在外就个惯犯,如今居要与住在一院,实在叫心中不安,才有此行径。”

  “可有证据?”

  两名弟子对视了一眼:“……没有。”

  “。”秋意泊淡淡地道:“人可知诋毁同何罪名?”

  妈的两个傻『逼』,出在外,在船上不闹,到了人家客院开始闹了,真假都诚心丢宗的脸。

  有什么事不能忍忍吗?实在看不顺眼对方就不能私下和人换个位置住吗?非要毁人家的衣服?

  傻『逼』,真的傻『逼』。

  秋意泊道:“随进来,其他人散了,若听见一句风言风语,规处置。”

  教你如何设置阅读页面,快来看看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