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 第180章 以人偿债,也是可以的

第180章 以人偿债,也是可以的

  她看过萧弈的私账。

  账面上的银钱数额以万为单位,一旦全部换成粮食,如果蜀郡来年没有闹饥荒,那么那些粮食都将烂在手里。

  几百万两雪花纹银,等同打水漂!

  等那些幕僚走后,南宝衣试探道:“二哥哥,你就这么相信我?我既不会看星象也不会占卜,如果来年没有发生春旱……”

  萧弈并不在意。

  这小姑娘不知道,刚刚她描述春旱时的表情有多惊恐担忧。

  他毫不怀疑,如果他刚刚拒绝屯粮,小姑娘怕是会直接哭出来。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瓜,“我说过,南娇娇说的话,我都会信。有我在,蜀郡不会饿死一个百姓。”

  窗外风雪飘摇。

  青年坐在琉璃灯火之中,骨相完美,精致如造物主的恩赐,真是金相玉质,风姿卓绝。

  而他笑起来时虽然慵懒轻佻,但漆黑的眼眸中却暗藏着沉稳和力量,叫南宝衣莫名信服。

  二哥哥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既然他说了不会让蜀郡饿死一个百姓,那么他一定能做到!

  正如他信任她那般,她也是信任他的!

  被小姑娘用充满崇拜的目光凝视,萧弈有些不自在。

  他别过脸,懒散道:“南娇娇,若是来年没发生春旱,你可得补偿我。”

  南宝衣“啊”了声,下意识望了眼自己藏满银票的绣花鞋,“我,我已经没有银子啦!”

  萧弈逗她:“没事,南家富贵。”

  南宝衣争辩:“我家也没有银子!”

  萧弈笑得意味深长:“以人偿债,也是可以的。”

  南府的小娇娘啊,白嫩绵软。

  再过两年,就该长成及笄待嫁的姑娘,用来偿债,再合适不过。

  他笑起来怪瘆人的,南宝衣莫名害怕。

  她抱住酒盏,小声道:“府里的丫鬟小厮,都是家生子,与我们感情好着呢,才不会用他们偿债。”

  萧弈不置可否。

  南宝衣抿了口酒,“二哥哥,不瞒你说,我也想劝祖母和表哥拿出银子囤积粮食。可我在他们眼里只是小孩子,他们肯定不会相信我的话……”

  萧弈最见不得她忧心忡忡的小模样。

  十三岁的小娇娘,就应该开开心心、单纯天真。

  整日担心这担心那的,要长辈和男人干什么?

  他又朝她弹了一个脑瓜崩,“此事由我来办。我们家娇娇,只管开开心心地过年就好。”

  子时已经到了。

  万家灯火,爆竹声声。

  夜空绽放起烟花,是官府在河畔迎接新年的到来。

  南宝衣激动地把萧弈拖到屋外。

  她双眼亮晶晶的,伸手指向夜幕:“二哥哥,这朵烟花好看!啊啊啊,那朵也好看!那朵最好看!”

  萧弈嗤笑。

  他揽住小姑娘的细腰,让她窝在他的怀里,安心地欣赏烟花。

  寒风四起。

  南宝衣的眼眸弯如新月。

  和二哥哥在一起,连下一朵烟花的颜色,连明天的日出,似乎都变得值得期待……

  锦官城千万家都在热闹。

  绣楼。

  珠圆玉润的姑娘,嚷嚷着要守岁到天明,却在子时来临时悄然入梦。

  做侍女打扮的少年,嫌弃地朝她翻了个白眼,却还是拿来绒毯,温柔地盖在她的肩头。

  园林。

  来自另一个时空的青年,站在树梢之上,敛去所有嬉笑怒骂,沉默地看着烟花尽头的明月。

  潮起潮落,却再没有哪一轮明月,能带他回家。

  芙蓉亭。

  白衣胜雪的公子,面色凝重地看着排列在香案上的二十八枚古青铜钱币。

  他低吟:“赤地千里,饿殍茫茫;潜龙在渊,青云直上;良禽择木,白衣卿相。桃花煞血,两世国望……”

  ……

  翌日,正月初一。

  南宝衣起得很早。

  她穿上正红立领对襟袄裙,打扮得娇艳欲滴。

  吃过元宝饺子,她掏出二十个红包,大方地交给荷叶,“拿去分给伺候我的小丫鬟,也叫她们过个好年。”

  荷叶笑着应下。

  南宝衣又拽住她,悄悄往她怀里塞了个更厚实的红包,“这个给我们家荷叶!我如今也是能赚银子的人了,所以你不许不要!”

  荷叶眼眶湿润地谢过她,高兴地把红包藏好。

  她去给院子里的小丫鬟发红包,南宝衣则从妆奁里取出另一个大红包。

  这封红包格外厚实,是她给权臣大人准备的。

  二哥哥在吃奶的年纪,就住进了府里,这么多年过去,却没收到过压岁钱,多可怜。

  她早就想好了,今年一定要弥补他的!

  南宝衣先去给祖母、二伯等人拜了年,又去给父亲拜年。

  南胭兄妹也在,两人围着父亲说说笑笑,屋里一团和气。

  南广一本正经地递了三个红包给他们,慈蔼叮嘱:“新的一年,你们兄妹三人定要好好用功、团结互助,不能有矛盾冲突呀!这是为父给你们的压岁钱,今年的压岁钱格外贵重,能叫你们受用一辈子哩!”

  离开屋子,南宝衣好奇地打开红包。

  她想看看,能叫她受用一辈子的压岁钱,究竟长什么样。

  结果红包里面,只有一封薄薄的信。

  信上字迹歪歪扭扭,写着:“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南宝衣挑了挑眉。

  这就是她爹爹给的压岁钱了?

  往年正月,起码还有五两银子,怎么今年只有一封信?

  大哥哥回家时,明明才给过他五千两银子……

  她疑心爹爹偏心,于是望向南胭。

  南胭的红包里面也装着一封信,打开来,上面居然写着: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南景的红包里面也是一封信,写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兄妹三人静静站在屋檐下,脸色俱都十分微妙。

  南宝衣突然觉得,相对而言,她的红包,似乎还算好的?

  她又去给大哥哥南承礼拜了年。

  从南承礼院子里出来时,她数了数收到的压岁钱。

  许是因为她已经十三岁,快要长成大姑娘了,到处都要用银子,所以长辈们给的压岁钱比往年还要多,竟然已有六千两之多!

  她欢天喜地地揣好压岁钱,步伐轻盈地往朝闻院而去。

  “二哥哥,我来给你拜年啦!”

  离萧弈寝屋还有很远,她已经忍不住地喊出了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yxs123.com。抖音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y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