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 第219章 他是舍不得南娇娇做妾的

第219章 他是舍不得南娇娇做妾的

  程德语和南胭走了过来。

  程德语从袖袋里取出一张五十两银票,微笑着递给南宝衣:“虽然南家不缺银子,但这张银票是我当姐夫的一点心意。娇娇拿着,跟你姐姐一起去逛街吧,买些糖果或者买身襦裙,都可以。”

  他听说,小姨子很容易亲近姐夫。

  只要他对娇娇展现出姐夫的关怀,她定然要倾倒在他的温柔里。

  然而,剧情并没有按照他预料的发展。

  “姐夫?”

  南宝衣嗤笑一声。

  旋即,她开启了滔滔不绝的嘲讽:“程公子莫非忘了,第一,南胭是庶女,而我是嫡女。第二,南胭并非你的妻,她只是你的妾。有这两层关系在,你也好意思自称是我姐夫?论姐夫,我只认宋世宁,才不认你。”

  程德语的表情,很是僵硬。

  递出银票的手,更是僵在了半空。

  南胭端出当姐姐的架子,冷声道:“娇娇,不得对程哥哥无礼!他好心给你零花,你应该收下,再好好道谢。这般没有教养,传出去,别人要误以为爹爹教女无方!”

  她没有刻意压低声音。

  大堂里的食客都听得一清二楚,好奇地朝这边张望。

  南宝衣笑得更加讥讽。

  南胭没什么本事,就知道颠倒黑白,坏人名声。

  “瞧姐姐说的,好像爹爹教女有方似的。”她从容不迫地反击,“如今锦官城谁不知道,昔日南三爷的外室女,自奔为妾?姐姐都自奔为妾了,也好意思管教我?若是把我也教的自奔为妾,我找谁说理去?”

  萧弈低笑。

  他把玩着猫眼石戒指,想象着南娇娇打包一个小包袱,深更半夜自奔为妾的情景。

  若是她奔到他府上,他定会给她留门,留床。

  不过……

  他是舍不得南娇娇做妾的。

  食客们兴致盎然。

  还有什么谈资,比富家贵女自奔为妾更有意思?

  各种目光在南胭和程德语身上逡巡,令两人无比羞恼。

  南胭咬牙切齿,无言以对。

  小半年没见,她发现这个小贱人更加伶牙俐齿了!

  程德语脸色同样青白交加,对南宝衣束手无策。

  但不知为何,越是对她束手无策,他越是觉得这个姑娘有趣。

  他紧紧盯着南宝衣,脑海中各种心思百转千回。

  而南宝衣似乎嫌弃给他们的羞辱还不够,继续道:“闲着也是闲着,既然姐姐邀请我去逛街,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她故意晃了晃那一沓厚厚的银票,“正好,二哥哥给了我五千两银票,可以买许多首饰和襦裙呢。程公子,你那五十两银票,还是自己留着买糖果吧。”

  轻蔑的话,如同清脆的耳光,狠狠扇在程德语和南胭脸上。

  程德语复杂地盯向萧弈。

  原以为是个吃软饭的,没想到居然还有点家底。

  五千两并非小数目,萧弈,又能挥霍几回呢?

  他暗暗冷笑,期待萧弈挥霍完家底的时候。

  许是觉得继续呆在这里实在丢人,南胭勉强笑道:“玉石街店铺众多,娇娇,咱们快些去逛吧,得赶在傍晚前回来的。”

  南宝衣回眸望向萧弈。

  他朝她微微颔首。

  她稳了稳心神,暗道权臣大人是厉害的大人物,查赈灾银这种小事,定然不在话下。

  她放心地和南胭离开。

  这是她第一次和南胭逛街。

  长街店铺鳞次栉比,各种玉石铺子、丝绸茶叶铺子比比皆是。

  除了本地商人,还有川藏那边的商人前来互市。

  两姐妹全程无话,也都没有带婢女,因此气氛格外诡异。

  她们一起逛街,对彼此而言本就是很煎熬的一件事。

  走到长街拐角处,南胭干巴巴地提议:“去这家成衣铺看看吧。”

  南宝衣:“哦。”

  成衣铺很宽敞,除了有中原女子的襦裙,还有边疆民族的服饰。

  南宝衣瞧着新鲜,伸手拿起一顶金边窝窝帽,往头上比划。

  “妹妹真是可爱,你梳着灵蛇髻,怎么可能戴得下帽子呢?”南胭抱臂站在旁边,温柔开腔,“妹妹做事之前应该多动脑子,省得叫人笑话。”

  她又友好地拿起一朵绢花,“比起窝窝帽,妹妹明艳动人,更适合戴这种绢花。”

  南宝衣嫌弃。

  这朵大红绢花又土又丑,南胭真是讨厌啊!

  她不悦时,瞥见南胭拿起一件牡丹红襦裙。

  低胸仿唐式仕女图的设计,用料考究飘逸,裙摆非常宽大。

  南宝衣毫不留情地奚落:“虽然姐姐十四岁了,但却瘦的像根竹竿,毫无身段可言,是穿不上这种襦裙的。姐姐,你也是读圣贤书的人,难道不知道人贵有自知之明吗?”

  南胭:“……”

  她盯着铜镜。

  镜中人清瘦纤弱,胸前该有的起伏一点儿也没有。

  即使已经十四岁,可是比起十三岁的南宝衣,居然没什么差别。

  南宝衣,这是故意往她伤口上撒盐!

  南宝衣又微笑着拿来一套女童襦裙,“姐姐应该穿这种,完全贴合你的身段,绝不会走着走着裙摆就掉了下来。”

  “你——贱人!”

  南胭再度被戳到痛处,恼羞成怒地抄起布匹砸向南宝衣。

  “你才是贱人!”

  南宝衣不甘示弱,跟着抄家伙。

  侍女们目瞪口呆。

  这俩姐妹,从亲亲热热的“姐姐妹妹”,眨眼间就变成了气急败坏的“贱人”,简直是翻脸不认人,前世有仇似的!

  眼见着她们开始互相拽头发,掌柜的终于站了出来。

  他是个没有表情的中年男人,抬手就朝两人的侧颈劈下去。

  南宝衣和南胭,同时软倒在地。

  侍女惊讶:“掌柜的?”

  “我最讨厌聒噪的女人。送进山寨。”掌柜的继续坐在柜台后算账,“今夜寒老板要来山寨密谈,这两个小娘皮容色不错,正好送进玉楼春唱曲儿。”

  侍女利落拱手。

  她很快安排人手,把南宝衣和南胭抬进马车。

  她注视着马车离开熙攘繁华的玉石街,轻声道:“从先祖开始,咱们一辈人接着一辈人,老实本分地窝在蜀郡,已经两百多年。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重见天日,重回故国呢?”

  掌柜的拨弄算盘的动作顿了顿。

  半晌,他面无表情道:“令牌出现之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yxs123.com。抖音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y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