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 第231章 幼时的萧弈和南娇娇(1)

第231章 幼时的萧弈和南娇娇(1)

  那时他很抗拒南府的人。

  他避开三婶婶的手,抱着书不吭声。

  三婶婶在他跟前蹲下,含笑指着书上的字儿:“这句话念做:‘朝闻道,夕死可矣’。”

  “早晨明白了道理,哪怕晚上就要死去,也无怨无悔。”他傲娇地别过小脸,“无需你教,我明白的。”

  那个美貌温柔的女人,笑出了声儿。

  她摸了摸他的脑袋,“这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实际上它是指,当我们领悟了真理和信仰,亲身为它们实践,死亦无憾。比如那些以国家为信仰的仁人志士,他们在国家生死存亡之际抛头颅洒热血,这便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他仰起头,怔怔看着这个女人。

  他又很快撇撇嘴,不以为然地翻了一页书,“既然你这么懂,那你告诉我,这句话怎么读,又是什么意思?”

  那个午后,春阳烂漫,花园里的杜鹃花开得很热闹。

  三婶婶教了他很多东西,还告诉他,今后再有不懂的,就去锦衣阁请教她,甚至还替他报了族学,给了他去书院读书的机会。

  到夏天时,他从书院回来,听说三婶婶有孕了。

  他偷偷来到锦衣阁,看见三婶婶穿着宽松的天碧色襦裙,坐在屋檐下读书,侧颜白皙而恬静,手边还摆着一盘酸酸的杨梅。

  她的肚子圆圆的,鼓鼓的,里面大约藏着一个宝宝。

  他心里有些说不出的生气,又像是嫉妒。

  这个对自己很好的女人,就要有她自己的孩子了。

  今后,她大约不会再对他好。

  他想转身离开,却惊动了三婶婶。

  她笑着合上书卷,朝他招招手:“小弈,快过来。”

  他沉着脸走到屋檐下。

  女人捧住他的脸,像是对待不懂事的小孩子般捏了一把,笑道:“你这孩子,小小年纪总是沉着脸做什么?来尝一颗杨梅!”

  说着话,就把杨梅塞进了他嘴里。

  “酸。”

  他嫌弃。

  三婶婶轻快地笑出了声,“都说酸儿辣女,我大约能生个儿子吧?生出来,给你当弟弟好不好呀?”

  那时的他,表情大约是十分嫌弃的。

  “瞧这小眉毛皱的。”

  三婶婶笑着点了点他的眉心,又握住他的手,覆在她的肚子上。

  萧弈涌出奇怪的感觉。

  三婶婶的肚子里,像是藏着一只小动物,偷偷用后爪踢了他一下。

  他急忙缩回手。

  他盯着隆起的肚子,又害怕,又有些好奇,小声道:“弟弟就藏在里面吗?”

  三婶婶摸着肚子,有些诧异,“平时都很乖的,你摸了一下,突然就开始闹腾……像是小鱼在吐泡泡。”

  “是不是弟弟不喜欢我?”

  “小弈这么乖,弟弟怎么会不喜欢你?他吐泡泡,就是喜欢你的意思呀。”

  那年夏天,三婶婶的笑容很温暖。

  锦衣阁的杨梅,很酸也很甜。

  次年春末夏初,萧弈从书院回来,听说三婶婶正要临盆。

  他已经六岁了。

  他蹲在锦衣阁的芙蓉花丛里,看着丫鬟们端出一盆盆血水。

  老夫人他们在庭院里来回踱步,着急的嘴角都起了燎泡。

  南广刚从外室那里赶回来,跑进来就挨了狠狠一拐杖。

  老夫人和江氏、南慕开始训斥南广,借着骂他来转移自己的焦虑。

  整个庭院,吵吵闹闹的。

  随着屋子里传来响亮的啼哭声,吵闹声戛然而止。

  稳婆手上还沾着血,急匆匆地推门报喜:“恭喜老夫人、三老爷,夫人诞下了一位千金!胖乎乎的,别提多有劲儿了!”

  “千金啊,怎么是个千金?”南广嘀咕,“说好的儿子呢……”

  老夫人又给了他狠狠一拐杖,怒骂:“给你生个崽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儿子有什么用,如你这般,白白给我添麻烦!”

  吵吵闹闹的,一窝子南家人涌进了寝屋。

  萧弈依旧蹲在芙蓉花丛。

  那时的他,很是遗憾。

  说好的给他生个弟弟,他都想好了,以后他可以帮弟弟启蒙,带弟弟骑马射箭,甚至教他耍枪弄棍……

  怎么就生了个妹妹呀。

  天色渐渐晚了。

  等前来探视的南家人走完了,萧弈才钻出芙蓉花丛。

  他拍去身上的灰尘,郑重地走到屋檐下,小心翼翼地叩了叩槅扇。

  丫鬟打开门,笑道:“原来是二公子!夫人说您会前来探视,奴婢原还不信,现在倒是信了。”

  他被请进了寝屋。

  屋子里已经没有血腥味儿,一炉花香十分清雅恬淡。

  拔步绣床上,刺绣芙蓉花的轻纱帐帘高高卷起。

  三婶婶躺在被褥里,乌发散落在枕巾上,面色有些苍白。

  她笑起来时有种奇异而温柔的美,在年幼的他眼里,像是会发光。

  如今想来,大约就是做母亲时的美丽吧。

  她道:“抱歉,没能给你带来一个弟弟。”

  他摇摇头。

  余光落在八步床边的摇篮上。

  摇篮里是个襁褓,那个刚出生不久的娃娃,闭着眼睛睡在襁褓里,皱皱巴巴的,一点儿也不漂亮。

  他不禁很是为三婶婶担忧。

  她的女儿刚出生就这么丑,长大了可怎么得了?

  将来一定是嫁不出去的。

  三婶婶温声:“你可以抱抱她。”

  他连忙摇头。

  这么丑的娃娃,抱在怀里,他晚上会做噩梦的。

  可是……

  他又生出迟疑。

  只是抱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她那么小,噘着小嘴儿睡觉的样子,看久了,倒也丑萌丑萌的。

  他迟疑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抱起襁褓。

  他看着小宝宝,心里面涌出更加奇异的感受。

  这么小的宝宝,会一天天长大,慢慢长得像他这么大,像他一样学会许多本领……

  三婶婶笑道:“喜欢妹妹吗?”

  他认真地点点头,“喜欢的。”

  “那给妹妹取个什么名字好呢?”三婶婶有些苦恼,“她爹爹是个不靠谱的,取的名字可难听了,什么宝花,宝翠,他怎么不干脆就叫她南翠花呀?”

  萧弈注视着襁褓。

  半晌,他小声道:“宝衣。”

  “宝衣?”

  “愿有人待她如珠如宝,一生衣食无忧。”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渐渐的,小宝衣不再是皱皱巴巴的丑娃娃。

  她白嫩嫩的,像一颗糯米团子,圆眼睛乌黑如小狗,很讨人喜欢。

  南家上下都很宠她。

  而萧弈在族学和枇杷院之间奔波,大雍那边又派了人过来,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知道了自己肩上的重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yxs123.com。抖音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y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