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 第70章 她的姻缘签

第70章 她的姻缘签

  她似模似样地磕了几个头。

  磕完头,她回眸,恰到好处地流露出惊讶:“二哥哥?!”

  她提着裙裾奔过去,小脸关切,“更深露重,二哥哥怎么上山来了?万一摔着了,多叫人心疼呀!”

  萧弈懒得拆穿她。

  他把斗篷递给她,“穿上。”

  “原来二哥哥是来为我送衣裳的……”南宝衣娇气地系好斗篷,“二哥哥关爱幼妹,是世间难得的大好人呀!”

  “聒噪。”萧弈提起她放在蒲团边的羊角灯笼,“下山。”

  “等等!”南宝衣取出一枚三角形的护身符,“我特意捐了香钱,为二哥哥求来一道护身符。你戴在身上,上战场的时候,老君会保佑你的!”

  她踮起脚尖,要把护身符挂在萧弈的脖子上。

  山中宝观,木鱼声声。

  满殿绮华,宫灯烂漫。

  近在咫尺的小姑娘,站在莲花灯下,丹凤眼清澈见底。

  她干净如斯,像是尘世间稍纵即逝的一株夜昙,跨越光阴而来。

  萧弈鬼使神差地低下头,让她更容易将符箓挂上来。

  南宝衣把护身符藏进他的衣襟,满意地弯起眉眼:“二哥哥定能平平安安,凯旋而归!”

  要下山时,南宝衣瞧见宝观一侧有算姻缘的签筒,忍不住拽住萧弈的衣袖,闹着要算姻缘。

  老道士笑眯眯收了萧弈二钱银子,给他们两只签筒。

  萧弈随手一摇。

  一支竹签掉落在桌案上,上书:“花好,月圆,人寿,年丰”。

  是上上签。

  他瞥向小姑娘。

  她闭着眼睛抱着签筒,紧张兮兮地摇了许久,才终于摇下一支签:

  “两世一身,形单影只”。

  下下签……

  萧弈眸色深沉,在小姑娘睁眼的刹那,调换了两支签文。

  南宝衣拣起竹签,顿时两靥甜甜:“花好月圆,人寿年丰!二哥哥,我抽到了上上签!我一定能嫁到好人家!”

  萧弈弹了下她白嫩的额头,“整日把嫁人挂在嘴上,给外人听见,要笑话你的。”

  南宝衣羞赧地摸了摸额头。

  她蹦跶到殿外去了。

  桌案后面,老道士双手拢在袖管里,笑得慈眉善目:“宿命这东西,可不能随意替换。纵便您得紫微星庇佑,也未必护得住两世流离之人。”

  萧弈捻了捻那支下下签。

  “啪”地一声,他冷淡地折断签文。

  “我不信命。

  “如果老天不肯给她一场花好月圆,那我就亲自来给。”

  他拂袖而去。

  老道士望向被他丢在地上的那支断签。

  签文已化作齑粉。

  夜风拂进宝观,吹熄了几盏莲花灯,也将齑粉吹得尘埃四散。

  老道士玄之又玄地笑了两声:“命啊!”

  萧弈踏出门槛。

  宫灯葳蕤,小姑娘抱着小竹篮,正欢喜地拨弄里面的东西。

  她笑眯眯地仰起头:“小道士说我捐的香钱太多,因此赠我一篮子吃食,有两串红豆粽子、六枚咸鸭蛋,还有一壶雄黄酒。”

  萧弈摸摸她的脑袋,“下山再吃。”

  他替她拎过竹篮。

  深山幽黑,星辰黯淡。

  小姑娘提一盏灯,蹦蹦跳跳地走在青石台阶上,手里那盏光团便也蹦蹦跳跳,像是山野间的小妖怪。

  他心里没来由地漫上一层暖意,竟期望这青石台阶再蜿蜒一点,路的尽头,再遥远一点。

  到了庄子之后,南宝衣觉得老君阁赠送的粽子和咸鸭蛋比较吉利,说不定能驱邪,于是喊来荷叶和姜岁寒,请他们一起吃。

  她是欢脱的性子,姜岁寒也是。

  不再因为姻缘问题闹别扭,两人很快玩耍到了一起。

  萧弈拿着一只红豆粽子,越吃,心里越不是滋味儿。

  总觉得把姜岁寒留在这里很不妥。

  万一小姑娘发现他没有恶疾怎么办?

  万一姜岁寒对南娇娇动心怎么办?

  于是他决定,带姜岁寒一起上战场。

  ……

  解决了桑叶危机,南宝衣在端阳节第二天返回锦官城。

  马车宽敞舒服,穿过庄子行驶到官道上,车轱辘声声,在清晨时听来别有一番安宁意趣。

  南宝衣坐在角落,从宝匣夹层里取出一叠稿纸。

  这是她给前世的萧弈,撰写的人物小传。

  她翻了翻夜郎国的部分,本想给权臣大人透露一些军机秘密,可是里面并没有提到战争的细节,她也确实不知道前世的萧弈是怎么征服夜郎的。

  姜岁寒好奇地伸长脖子:“《帝师列传》……南小五,你这是著书立说呢?这位帝师是谁呀,观其生平,倒是很了不得。”

  “不告诉你。”南宝衣宝贝似的藏好稿纸。

  姜岁寒摇开折扇:“南小五,你不觉得这种人物列传写出来很呆板嘛?”

  “呆板?”

  “就是无趣呀!我建议你,不如以帝师为原型,稍作艺术加工,把他的生平写成一个有趣的故事。”

  南宝衣不明白:“艺术加工是什么?”

  “就是改编啊!比如他虽然有夫人,但却更喜欢自己的青梅竹马。他将青梅纳为宠妾,于是他的夫人和宠妾之间,爆发了激烈的斗争,各种下毒陷害扎小人儿!”

  南宝衣惊讶:“这叫什么故事?”

  “这叫言情宅斗啊!”姜岁寒得意洋洋,“青梅怀上身孕之后,他更加宠妾灭妻。因为青梅撒娇要吃鱼,所以他命令正室下水抓鱼,结果正室不幸溺亡。”

  “溺亡之后,他才发现,原来他真正爱的居然是正室。他正后悔时,大夫突然发现,原来他的正室也怀上了孩子,还是双胞胎!最后帝师一夜白发,自刎谢罪!”

  槽点太多,南宝衣咂咂小嘴:“这……也太狗血了吧?”

  市井里的话本子都不敢这么写!

  “你别怕狗血呀,就是要一盆一盆地洒狗血才好看呢!你可以根据这个故事再进行一下艺术加工,写出来刊印成册,能卖书赚钱呢!”

  南宝衣托腮凝思。

  写书售卖,不仅能赚银子,还能让她声名远播,说不定还会有很多人赞扬她是才女。

  毕竟,南胭就写不出这样狗血的东西。

  “书名我都给你想好了,”姜岁寒神秘兮兮的,“就叫《我和帝师不得不说的故事》,或者《霸道权臣再爱我一次》,准能大火!火了以后,你再改编成剧,挑人在戏楼里演出,定然座无虚席!”

  南宝衣更加不解:“可这算什么剧呢?京剧,还是越剧?”

  “这叫话剧!”

  南宝衣打小就看戏。

  天南海北,京越豫昆,姑苏评弹,凡是有人敢唱,她就敢听。

  听了这么多年,却从没听说过这么新奇的剧目。

  她正好和玉楼春的老板有些交情,那位寒老板也是不走寻常路的,说不定她们能一拍即合,火到盛京城!

  她蠢蠢欲动,觉得姜岁寒的建议好极了!

  ,

  PK到了第二关,谢谢宝贝们的支持呀

  希望能晋级第三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yxs123.com。抖音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y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