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 第242章 二哥哥,你怎么还不来带我回家

第242章 二哥哥,你怎么还不来带我回家

  “你说什么?!”

  “南娇娇,是你的小师妹。”

  一品红神情微妙。

  他们师门,十八代单传,到了师父这里,竟然破天荒地收了两个徒弟,其中一个还是娇滴滴的女徒弟!

  老家伙定然是看南宝衣美貌,一时没把持住。

  然而,他可不认什么小师妹。

  他要做,就只做唯一。

  但如果见死不救,被师父知道,他这身道行,估计得废。

  杨柳树下,眉间一点朱砂志的年轻道士,笑眯眯地揣起袖管,满脸温润可亲:“想让为师帮你找到南家小娘子,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答应为师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不能娶她。”

  柳叶潇潇。

  萧弈盯着一品红,周身弥漫出阴沉气息,提在手中的九尺陌刀,刀刃微微偏转,朝一品红折射出锋利暗芒。

  杀意,毕现。

  一品红摆弄着树叶,看他一眼。

  他戏谑:“杀了我,你去何处找她?难道指望你那个半吊子表弟沈议潮,帮你卜算南小娘子身在何处?倒不是为师瞧不起他,他算是算得出来,只可惜不善解卦,等他解出卦象,黄花菜都凉了,你家小娘子早不知死了多少天。”

  萧弈默了默,眉眼幽深:“我答应你。”

  且先答应着,娶不娶,不是贼道士能说了算的。

  一品红却眉开眼笑。

  救反正肯定是要救的,只是还得给她点教训。

  谁让她分走了师父的爱?

  他手搭凉棚,看了眼太阳,不急不徐道:“我与火相克,日落之后,我卜卦方能灵验。乖徒儿,先陪为师下几盘棋,如何?”

  萧弈看着他。

  他深谙贼道士的脾气,旁人越是逼迫他,他越是慢吞吞。

  于是他沉默地翻身下马,陪一品红下棋。

  终于捱到日落。

  一品红掏出卦盘,念了几句高深莫测的道词。

  他掐着手指,又做了一通听起来十分复杂的分析,才正儿八经地指向矿洞:“南家小娘子,还在里面。”

  他吩咐金吾卫:“开矿门,放雍王进去。”

  萧弈提着风灯,穿过矿脉,径直走向天坑。

  天枢办事仔细,唯一没有彻底搜过的地方,是那座天坑。

  他猜测,有人把南娇娇藏在了密密麻麻的尸堆里。

  天坑。

  四周封闭,黢黑不见五指。

  在萧弈和一品红对弈的时候,南宝衣终于哭够了。

  她擦去泪水,不嫌脏臭,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把一具具沉重的尸体拖到天坑底下,形成通往上方的梯形尸堆。

  她踩着尸堆,艰难地往上爬。

  终于摸到天坑边缘,少女铆足了劲儿想爬上去。

  可惜,堆在底下的尸体早已腐烂。

  高高的尸堆摇晃得厉害,南宝衣还没来得及爬上去,整个人随着尸堆坍塌,跟着从高处跌落。

  不知是谁的白骨,戳穿了她柔软的肚子。

  泪水瞬间涌出,疼!

  疼也就罢了,她一天一夜没有饮水,喉咙也干渴得厉害。

  可这里是矿洞深处,没有救援,没有食物和水,没有声音,没有光,她只能静静趴在尸堆里,等死。

  绝望如同黑暗的潮水灭顶而来,逐渐吞噬了她。

  少女捂住流血不止的肚子。

  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脑海中,突兀地浮现出一个个人物。

  那是遥远的锦官城。

  慈眉善目的祖母,总在夏日黄昏,搂着年幼的她,坐在枇杷树下纳凉打扇,给她讲离奇古怪的故事。

  另一个粉团子似的小姑娘,趴在祖母膝上,抱着大大的鸡腿,扑闪着黑漆漆的圆眼睛,朝她眨呀眨,那是她的小堂姐。

  面容模糊的娘亲,总是不着调的爹爹,严肃的二伯,宠溺她的二伯母,爱她如宝的哥哥们。

  还有……

  少女趴在尸堆里,泪水顺着眼角滚落。

  还有那个,看似落魄凉薄的少年。

  那个十里红妆,风风光光娶了她的权臣大人。

  “二哥哥……

  “你怎么,还不来带我回家……”

  少女呢喃,声音极尽沙哑委屈。

  意识渐渐涣散,直到陷入深眠。

  ……

  黑暗的矿洞深处,萧弈提灯而来。

  灯火幽微,朦胧照亮了这座残酷如炼狱的天坑。

  触目所及,是累累尸骨。

  穿着襦裙的少女,孤零零蜷缩在尸骨深处。

  萧弈的心,猛然揪起。

  他从高空掠下,落在尸堆上。

  “南娇娇……”

  他呢喃。

  小姑娘受了伤,一截尖锐的白骨戳破了她的小腹,她死死捂着伤口,可仍旧有粘稠血液涌出,顺着指缝蔓延,染红了她破旧肮脏的襦裙。

  襦裙破损,白嫩的小腿和脚丫子都露在外面,血液在肌肤上蜿蜒流淌,结了一层厚厚的血痂,看起来触目惊心。

  “南娇娇……”

  萧弈哑声,想伸手抱起小姑娘,又怕她更疼。

  丹凤眼泛着猩红。

  他勉强压抑住溃不成军的情绪,如珍宝般小心翼翼地抱起小姑娘,往矿洞外面疾掠而去。

  他翻身上马,一手紧紧护住南宝衣,一手握住缰绳,厉声:“姜岁寒呢?!”

  十苦连忙拱手:“在南府!”

  萧弈绝尘而去。

  一品红盘膝坐在牛背上:“嘴上答应着不娶她,人家出点事儿,他却跑得比谁都快……”

  他目送萧弈远去,忽然意味深长地笑出了声。

  萧弈径直把南宝衣带回南府。

  松鹤院里,所有人都乱成了一锅粥,原先围在南广榻前探视的人,纷纷作鸟兽散,挤去寝屋探望南宝衣。

  就连在钱庄做生意的南慕和南承礼,也匆匆赶了回来。

  被这么多南家人围观,萧家哥哥又站在旁边红着眼睛盯梢,姜岁寒表示压力很大。

  他坐在绣墩上,小心翼翼为南宝衣看伤。

  伤口是在肚子上。

  他拿剪刀,将襦裙剪开。

  血洞触目惊心。

  老夫人只看了一眼,脸色瞬间苍白,比自己受伤还要撕心裂肺,老泪纵横,险些再次晕厥过去。

  江氏连忙扶住她:“婆婆……”

  “娇娇儿得多疼啊……”老夫人泪流满面,“她得多疼啊!她从小就没受过伤,当年还在锦官城时,她膝盖碎了,宁肯在外面待一个月,都不肯让我知道,就怕我心疼难过。我的娇娇儿,她多懂事啊……怎的总叫她受伤?!”

  一番话,叫屋子里的女眷都红了眼眶。

  “娇娇!”

  清脆的声音忽然响起。

  南宝珠拨开众人,匆匆赶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yxs123.com。抖音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y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