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 第242章 啊啊啊,萧弈你要不要脸!

第242章 啊啊啊,萧弈你要不要脸!

  南宝衣:???

  回过神来,她连忙剧烈挣扎:“你别动我裤子……不许你动我裤子!啊啊啊,萧弈你要不要脸!”

  萧弈力气多大啊,直接给她扒了个干净。

  她那处,平日里也是精心保养的,肌肤格外娇嫩白皙,只残留着一点儿红,像是个桃子。

  南宝衣一脚蹬到萧弈脸上。

  她迅速系好裤腰带的,脸蛋红扑扑的,紧张地蜷缩在床帐深处:“你我如今是长官和下属的关系,你,你这样,算什么君子?!”

  萧弈在床边坐了。

  他淡淡道:“长官关心下属,不可以吗?”

  南宝衣咬牙。

  关心下属当然可以,可是哪有关心到直接扒了下属裤子的?

  这样的长官,说出去大概没有人敢当他的下属。

  她盯紧了萧弈,一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拽过锦被,把自己围得严严实实,像是一颗滚圆的大粽子。

  她板起小脸,努力让帐中气氛不要显得那么暧昧:“我问你,寒老板的事,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我所有的筹谋,都在你的算计之内,是不是?”

  萧弈挑了挑眉:“谁告诉你的?”

  “我自己想到的。”

  “你没有那个脑子。”

  南宝衣那个气啊!

  她从锦被里面伸出脚,狠狠踹向萧弈。

  却被萧弈顺势握住。

  小姑娘的脚丫子,又白又嫩,每日也是要拿珍珠膏桃花露,细细涂抹精心保养的,比他的手还要细腻。

  轻抚过她小弓一样的脚背,他低垂长睫,漫不经心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周聆书和唐骁,都是蠢货。唯有尉迟,稍微聪明些。南娇娇,他在离间你我的感情,你看不出来吗?”

  “说得好像你我有感情似的。”

  萧弈没有反驳她。

  他对人的穴道颇有研究,因此给南宝衣按起脚来:“我问你,为何要冒险,绑架沈议潮去见寒烟凉?”

  他力道大,按脚时有些痛。

  可是起初的疼痛过后,惬意感顺着脚心蔓延,令南宝衣很舒服。

  她靠在床壁上,认真道:“沈议潮即将娶亲,娶了之后,他就是有家室的人,再不能像从前那样自由。我是旁观者,我看得出来他和寒老板对彼此有意,我想让他们给彼此一个机会,不要在错过之后,遗恨终生。”

  “遗恨终生……”萧弈品着这个词儿,嗤笑,“南娇娇,你看得清楚别人的感情,难道就看不清楚自己的感情吗?你希望别人不要遗恨终生,那你自己呢?”

  南宝衣怔住。

  她没料到,萧弈会把事情绕回到她头上。

  萧弈垂下眼帘,慢条斯理地给她捏脚:“是不是要等到我迎娶别的女郎,你才能正视你自己的心?”

  南宝衣别过小脸。

  漂亮漆黑的瞳珠里,漫上一层阴霾。

  她和寒老板,又怎么能一样。

  她不能生育啊!

  如果明知自己身体有重大缺陷,却还是选择嫁给萧弈,那她是个什么混账东西?

  这对萧弈来说,太不公平了。

  她仰慕的权臣大人,理应权倾朝野,理应一生顺遂,理应子孙满堂,理应迎娶世上最好的娇娘。

  是她不配。

  她别扭道:“反正,我就是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萧弈清楚地捕捉到,小姑娘泛红的眼角。

  他不愿惹她掉眼泪的。

  他尽量把声音放得柔和:“我也是第一次直面长安的诡谲风波,我也是第一次和至亲之人成为仇家。初次进宫,我看见宫门上悬挂着兄长风干的头颅,我心里,也是害怕的。

  “我害怕自己斗不过沈皇后,我害怕自己一败涂地,可我最害怕的,却是保不住你和南家,就像我兄长,没能保住皇嫂和温家。每一场深夜,我都辗转反侧,我想着如何斗败沈皇后,我想着你在我身边,我说什么都要赢。

  “可是南娇娇,你现在,怎能不要我?”

  他的声音,逐渐沙哑。

  南宝衣放在锦被里的双手,悄悄捏紧。

  自打来到长安以后,萧弈的姿态始终淡然从容。

  哪怕被沈皇后打压,哪怕被世家嫌弃,哪怕被南家逐出府门,他也仍旧不改清冷孤傲我行我素。

  仿佛世间,没有任何人能叫他受委屈。

  可是这一刻,他的声音里藏满了孤独,还有浓浓的无可奈何。

  像是被所有人遗弃。

  南宝衣心疼他,泪意一下子涌了出来。

  她抿了抿小嘴,仰起头,努力不让泪珠子滚落。

  她坚定道:“正因为还爱着二哥哥,所以不愿意再跟着你。我不能生育,势必得为你挑选通房侍妾,以便延续后嗣。可我不愿意与别的女人分享你,一个也不行。既然无法得到全部,那我干脆不要。我宁愿,你迎娶别家女郎。”

  “我迎娶别家女郎,你就不难过?”

  “反正不在我眼皮子底下,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情之一字,一忍便是撕心裂肺,痛入骨髓。”

  “我不会。”

  萧弈无言地盯着她。

  小姑娘一脸倔强,嘴硬的像是个鸭子。

  他气极反笑,点点头:“好,我看你怎么忍。”

  他也不给南宝衣捏脚了,转身拂袖离去。

  南宝衣心中打着小鼓,生怕他明日就要娶妻来气她,连忙喊道:“二哥哥——哦不,萧弈!”

  萧弈驻足回眸:“作甚?”

  南宝衣好想问问他,是不是真打算娶别的女郎。

  话到嘴边,女儿家到底脸皮薄,问不出口。

  她讪讪:“你,你只给我捏了一只脚,还有一只脚没捏呢——诶,你别走呀,我给你赏钱成不成?!”

  萧弈被活生生气跑了。

  次日。

  秋露凝结在园林草木上。

  晨风吹过,满枝露水,簌簌抖落进泥土里。

  南宝衣穿着官服,大清早就摸到了沈府后门。

  撇开她自己的事,她实在担心寒烟凉。

  可是沈府的仆役官腔比她还大,只拿鼻孔看人,说沈府只接待世家名流,让她哪里来的滚哪里去。

  南宝衣气闷,只得坐在胡同对面的台阶上,捧着小脸,对着紧闭的沈府后门发呆。

  此时,沈家院落。

  寝屋帐幔低垂。

  容貌姣好的少女,依偎在沈议潮怀里,锦被下的躯体自然是相贴的。

  她眼眸流转,抬手勾勒着沈议潮的眉眼,嗓音柔美:“昨日夫君被绑架,听说是去见了往日心仪的美人?”

  沈议潮闭着眼睛,捉住她的小手,淡淡道:“未曾心仪过。”

  ,

  周一快乐鸭

  抽二十个小红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yxs123.com。抖音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y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