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 第242章 南娇娇,你是最干净的一张牌

第242章 南娇娇,你是最干净的一张牌

  灼灼凤目,直视沈议绝。

  沈议绝虽然面无表情,眼底却起了波澜。

  他虽效忠姑母,却也知道姑母是怎样的为人。

  皇太子那么温和如玉的君子,也被她逼迫而死……

  他依旧记得,当初擒拿皇太子的情景。

  也是个寒冬。

  皇太子白衣猎猎,站在渭水河畔,心腹部下被金吾卫杀戮殆尽。

  皇太子注视着他,温声道:“少年时,孤与阿绝交好,曾与你一起游历名山大川,也曾与你在深夜抵足长谈。只是你我终究殊途,沈家效忠母后,你为她杀孤,孤不怨你。”

  他又望向遥远的西南,俊美如玉的面庞上,满是遗憾。

  他道:“孤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孤此生没有机会照顾他们,将来若有机会,还请阿绝念在你我往日情分上,放他们一马。”

  穷途末路的皇太子,不念生,不念仇。

  他心心念念的,是他的弟弟妹妹。

  沈议绝也有弟弟。

  他理解一位兄长疼惜弟弟妹妹的感觉。

  朔雪几度。

  眼前萧道衍的面庞,与皇太子的脸渐渐重合。

  沈议绝垂下长刀。

  他摸了摸左眼下的刀疤,脑海中浮现出更加久远的记忆。

  隔了很久,他轻声道:“如君所愿。”

  萧弈被押下城楼时,看见了静悄悄站在宫楼下的南宝衣。

  他走上前。

  南宝衣眼尾泛红,拿小手帕替他擦干净面颊上的血渍,丹凤眼盛满了疑虑:“我不明白……”

  不明白萧弈为何会走今天这一步棋。

  他明明是个十分谨慎的人。

  入狱,绝非他的目的。

  萧弈脸上毫无焦虑,仍旧是稀松平常的表情。

  他弯起薄唇,摸了摸南宝衣的脑袋,低声道:“青阳把你摘了出来,南娇娇,你是所有人之中,最干净的一张牌。”

  南宝衣听不懂。

  最干净的一张牌……

  是什么意思?

  萧弈俯身,凑到她耳畔:“青阳和我,把所有赌注押在了你身上。南娇娇该成为星火,点燃萧氏皇族的星火。”

  他吻了吻少女的脸颊,又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才被金吾卫带走。

  南宝衣仍旧站在原地。

  她紧紧抱着卷宗,心里隐隐猜到什么,却又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

  雪还在落。

  天穹堆积着厚重的云翳,鹅毛大雪飘落在长安的街头,惹得小孩子成群结伴地玩耍。

  热闹的唢呐声从街尾传来。

  魏家的迎亲队伍正在路上。

  丫鬟们往街道两旁洒落无数银钱和糖果,花轿披红挂彩,骑在枣红骏马上的贵族郎君,身穿喜服,笑容轻慢而野性。

  他盯着皇宫方向,眼里藏着些许期待。

  就在这时,一骑快马穿过人群,往城外疾驰而去。

  少女的白衣被鲜血染成嫣红,满头青丝在寒风中飞扬。

  她桀骜又野性,像是难以捕捉到的凤尾蝶。

  她与迎亲的队伍错身而过。

  魏少谦勒住骏马。

  面庞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殆尽。

  眼里隐藏的点点期待,化作寒冷阴鸷,像是毒蛇,格外令人畏惧。

  随从笑道:“驸马爷,您杵在这里作甚,吉时快要到了,咱们该去宫里迎亲啦!您昨夜一宿没睡,想来是迫不及待迎娶帝姬!”

  魏少谦面无表情。

  握着缰绳的手,却是青筋暴起。

  萧青阳穿过长安街道,单骑来到城门下。

  守城将帅早已接到金吾卫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出城。

  见城门紧闭,萧青阳从怀里取出那枚雕刻着繁复古老花纹的令牌,怒喝:“开城门!”

  守城将帅看了眼,连忙战战兢兢地为她开了城门。

  天子令牌,可以毫无困难地穿过大雍任何关隘。

  萧青阳策马,朝万国寺方向疾驰。

  当初太子哥哥能够顺利逃出长安,是不是因为父皇也悄悄给了他这块令牌?

  可无论父皇做出怎样的弥补,太子哥哥死在渭水河畔是事实。

  她无法原谅父皇,更无法原谅沈姜!

  今日虽败,但她无悔!

  少女单骑穿过鹅毛大雪,出现在深山中。

  她放走了马匹。

  她挽起袍摆,望了眼掩映在半山腰的寺庙,果断地踏上了蜿蜒悠长的青石台阶。

  慧敏死后,万国寺的僧人作鸟兽散,只剩南承易枯守寺庙。

  如今早已没有香客进山求佛,满山荒芜积雪遍野,青黑色的山寺墙头生着厚厚青苔,佛塔下的青铜铃铛发出寂寥声响,更显山中空旷。

  萧青阳强撑着来到山寺外。

  沾血的手掌按在山门上,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她喘息着,艰难地叩响了紧闭的山门。

  “南家哥哥……”

  少女哑声。

  她跌倒在地,晕厥在了寺庙外。

  ……

  南宝衣回到南府,已近黄昏。

  踏进府邸,却见府中喜气洋洋。

  侍女和小厮看见她,纷纷激动欢喜地请安问好,言语之间,竟然都统一地唤她“大人”。

  她疑惑地踏进松鹤院,花厅里竟然来了不少脸生的人,俱都穿戴华贵,大约是生意上的朋友。

  见她踏进门槛,他们连忙起身,高兴地向她请安行礼:

  “给司隶大人请安了!”

  “在下备了些薄礼,还望大人笑纳!”

  “大人区区女子,却能官至司隶,着实了不得!”

  各种恭维的话层出不穷。

  南宝衣望了眼花几上堆积成山的锦盒,心中已猜到几分。

  她敛了眉眼,朝祖母请安行礼。

  老人家并不像宾客那般高兴。

  她脸色复杂,却还是据实以告:“一个时辰前,宫里来了传旨的公公,声称雍王和帝姬意图谋反,已经收押入狱。因为你解决了长安第一悬案,在衙门和民间声望颇高,所以镇国公和周尚书郎举荐你为司隶。娇娇,你……”

  沈皇后总揽朝纲,在十年前就下旨规定,女子若有杰出才华,也可以出将入相,官拜一品。

  只是从生意人的角度,南老夫人并不觉得这个时候担任司隶,是一件好事。

  南宝衣垂着眉眼。

  原来……

  二哥哥给她准备了这么一份大礼。

  他把所有案子的功劳,都给了她。

  他入狱,能接任司隶的,只能是她。

  南宝衣看了眼怀里沾血的卷宗,忽然复杂又难过地低笑一声。

  二哥哥和帝姬,还真是对她抱了巨大的期望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yxs123.com。抖音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y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