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 第242章 烽火戏诸侯(1)

第242章 烽火戏诸侯(1)

  (上一章已补完整,补了一千一百字)

  终于被救上船时,南宝衣趴在船舷边,连吐了许多河水。

  萧弈轻拍她的后背,望着她的目光深邃而复杂。

  南宝衣摆着手,一边吐水一边艰难道:“凶手是温知凝,她收用了那群寒门书生。赵家姐妹的死,醉花阴的鬼火和血书,全是她在背后捣鬼。她的痴呆,是装的……”

  “我已经知道了。”

  萧弈声音淡淡,大掌缓慢轻抚她的后背。

  “你知道?”南宝衣诧异回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弈瞥向船舱木楼。

  南宝衣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木楼檐牙高啄,金碧辉煌。

  悬挂红灯笼的门槛前,静静站着一位少女。

  穿梨花白的上袄,搭配绿萝裙,云髻花面,清冷倔强。

  她意味不明:“二位,久等了。”

  她打了个手势。

  几个戴着鬼脸面具、腰挎大刀的伶人上前,不由分说地把南宝衣和萧弈带进客房,各自换了身干净衣裳,才又被押送进船楼大堂。

  大堂里的烛火高低错落。

  南宝衣这才发现,以萧子重为首,那夜在醉花阴聚会的贵族子弟都在这里,就连她老爹都醉醺醺地倒在地上,怀里还抱着个酒坛子。

  无数戴着面具的伶人守在暗影处,显然正牢牢盯着他们。

  温知凝端坐在高位,嗓音清冷:“我在酒里下了迷药,才把他们全部抓来这里。如今你二位也到了场,所有人算是聚齐了。”

  萧子重撑着额头。

  他虽是萧家皇族,只是温知凝给他的那份迷药特殊而且量大,他撑到现在,只觉头疼欲裂。

  他抬起猩红的丹凤眼,哑声道:“凝儿,我不懂……”

  温知凝垂着眼眸,吹了吹茶汤。

  她轻笑:“那场密谋,明明是大家一起策划的,凭什么到最后,死的却只是皇太子和我姐姐?”

  茶盏凑到唇边,却无心饮用。

  她放下茶盏,盯向堂中众人:“温家出事时,你们有谁站出来求过情?我一家一家去拜访你们,我一个一个去求你们,可你们闭门称病谢绝见客!什么过命之交,什么少年骨气,你们和那些死气沉沉的腐朽官员,根本毫无区别!就你们这样的,也配和皇太子共登烽火台,也配谈大同盛世?!你们,分明就是罪人!”

  厅堂寂静,落针可闻。

  南宝衣望向那些世家子弟。

  他们虽然饮了迷药不能动弹,但神智却是清醒的。

  他们各自低头,竟不敢和温知凝对视。

  温知凝眼中渐渐蓄满泪水,冷笑:“为何不说话?”

  她慢慢站起身,寒着脸一个一个走过他们身边:“裴家大郎君裴子期,光风霁月,见识雅量皆是当世一绝,曾与皇太子有过金兰之交。裴子期,你眼睁睁看着你的义兄死于非命,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裴家大郎君耳根泛红,愧疚伤心而不能语。

  温知凝又看向另一人:“周家大郎君周霆声,才华横溢,在朝中素有忠厚仁义之名,幼时曾与皇太子一起拜师游学。同窗之谊,君臣之义,却在他遇难时不敢发一言。周霆声,这就是你所谓的忠厚仁义?”

  周家大郎君已是泪流满面。

  “至于你们……”

  温知凝居高临下地盯向宁家姐妹。

  还没来得及苛责,萧子重平静道:“是我不许他们帮忙的。”

  温知凝面色微僵。

  萧子重看着她的背影:“皇兄和皇嫂已经做出牺牲,何必再牵连更多人?不如保存力量,等待下一次的反击。凝儿,你别羞辱他们,你有怨气,请冲我来。”

  “你以为我不敢吗?!”

  温知凝猛然转身。

  她不知何处拔出一把匕首,骤然插进萧子重的胸腔!

  血液汨汨涌出,染红了温知凝的袖口。

  少女喘息得厉害,握刀的手不停颤抖。

  她咬牙,厉声道:“你亲自把我爹爹送上法场,你亲自丢下斩立决的签文……萧子重,我不是不敢杀你!”

  萧子重脸上的血色,逐渐褪去。

  他虚弱地靠在椅背上,安静地凝视眼前的少女。

  他抬起手,想为她抚平紧锁的柳叶眉,却一点儿也使不上力。

  半晌,他放弃般垂下手,丹凤眼中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最后却只是轻轻道:“对不起。”

  这句道歉,却令温知凝更加气怒。

  她还要再动手,南宝衣终于回过神,急忙握住她的手腕。

  她劝道:“温姑娘——”

  “你住嘴!”

  温知凝恶狠狠盯向她,“枉你官居司隶,却连翻案都不敢。南宝衣,你明知我姐姐是冤枉的,你为何不帮她?!”

  南宝衣默默不语。

  帮?

  怎么帮?

  如今沈皇后势大,正面对上只有死路一条。

  她委婉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你不可能理解!”温知凝一把推开她,“全家几百口人死在刑场上,你却只能戴着面纱,躲在人群里眼睁睁地看着,你甚至连为爹娘送一碗酒都不能……南宝衣,你跟我说,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哈哈哈哈哈!你能理解我的心情,你怎能理解我的心情?!”

  少女仰天大笑,泪水却顺着面颊滚落,分明悲怆至极。

  南宝衣心头俱颤。

  她注视着温知凝,这一刻她是这艘船的主宰,所有人的生杀予夺都握在她的手里,甚至连满船刺客也都是她的心腹。

  可是,她分明那么孤独。

  “凝儿……”

  萧子重担忧轻唤。

  温知凝步履蹒跚,走到大堂中央。

  花几上摆着一只古八音宝盒。

  机械上缠绕着密密麻麻的铜线,连接船舱底部的炸药,一旦铜线扯到尽头,便会引燃炸药。

  温知凝小脸苍白,眼神冷漠:“今夜没能炸死沈皇后,是我算计不过她。可你们也都是罪人,不如与我一起,为温家和皇太子陪葬。”

  眼看她即将打开八音宝盒,南宝衣顾不得许多,连忙道:“你曾去过南府,还见过阿弱。他不是萧弈的儿子,他是你姐姐和皇太子的孩子!温知凝,温家的希望还在!”

  温知凝愣了愣。

  她想着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想着小家伙的眉眼,有些确认,又有些动摇。

  她眼眶迅速染上湿润绯红,迟疑摇头:“你骗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yxs123.com。抖音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y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