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 第242章 她挨打了

第242章 她挨打了

  西绣岭的梅花瓣纷纷扬扬。

  已是初春,长安城郊却宛如一场香雪海。

  南宝衣伸出手,注视着掌心飘落的梅花瓣,轻嗅着它的甘香,鼻尖有些酸涩。

  青阳帝姬,三殿下,温家姐妹,皇太子……

  这场权力的博弈,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还会死多少人呢?

  她转身扑进萧弈的怀里:“二哥哥,我害怕。”

  话语之间,已带上些许哽咽。

  害怕她和二哥哥也会死于非命,害怕她的家人也会被沈皇后迫害。

  原来朝堂博弈并不是耍小聪明。

  权势之争,是要流血的,败者是会失去生命的。

  萧弈轻抚她的脑袋,沉默地在她额间落了一吻,低声道:“西南十郡,是我的地盘,驻扎着我的军队。如果娇娇害怕……”

  前世的战争,再来一次,又何妨?

  南宝衣仰起头,认真地捂住他的嘴。

  少女的丹凤眼清凌凌的,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那样尸横遍野的天下,那样手染鲜血的二哥哥,她不愿意看见。

  她不确定世间是否真的存在因果报应,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她要二哥哥这辈子干干净净,哪怕无缘帝位,也要成为名垂青史万人敬仰的名臣。

  她弯起丹凤眼,笑道:“我也不是十分害怕,与你说笑呢。”

  萧弈无言地摸了摸她的脸蛋。

  心中,悄悄下了某个决定。

  就在这时,一骑快马突然疾驰而来。

  沈议潮勒住缰绳,停在千军万马中央。

  他看了眼血泊中的少年,朗声道:“传娘娘口谕,三皇子点燃烽火召集兵马意图谋反,命金吾卫将其抓入天牢,听候审讯。”

  然而少年早已没了呼吸。

  沈议潮没有在萧子重的事情上多做纠结。

  他又望向四周的世家和诸侯,道:“皇后娘娘感念诸位进京辛苦,早已在宫中备下丰盛的宴席,请诸位进宫稍事歇息,酒足饭饱之后,再返回封地不迟。”

  世家们对视几眼,纷纷笑着拱手称是。

  世家族长和诸侯们结伴入宫,大批地方军队开始往更远处撤离,金吾卫也在沈家兄弟的带领下离开。

  南宝衣和萧弈在西绣岭下,找到了温知凝的坟冢。

  坟冢坐落在一棵古老的梅花树下,简陋却干净,是萧子重的手笔,墓碑上还镌刻着“吾妻知凝”四个字。

  两人把萧子重埋葬在温知凝的坟冢边。

  南宝衣郑重地扫去落花瓣,垂着蝶翼似的睫毛,小声道:“头七的时候,带阿弱过来祭拜,好不好?”

  萧弈立在坟前。

  沉默良久,他点头:“好。”

  乘坐马车回南府时,南宝衣靠在萧弈怀中,闭着眼睛道:“二哥哥,其实还有几个疑点我没弄清楚。温知凝并非滥杀无辜之人,她不可能会在城里埋炸药呀。”

  萧弈淡淡解释:“天枢禀报,埋炸药的人是魏少谦。那厮一向丧尽天良,自打青阳走后,就更是疯疯癫癫。做出这种事,不稀奇。”

  “原来是他……”

  南宝衣颇有些无语。

  她又道:“上元夜,那些假扮成伶人的刺客,其实就是当年温家豢养的私兵吧?温家被抄之后,他们被沈皇后流放北疆当做戍边苦力。

  “只是我不明白,温知凝区区女子,哪怕联合寒门子弟,恐怕也没有本事把他们救回长安。能够悄无声息把他们救回来,又安排他们假扮伶人在上元夜闹事的,会是谁呢?”

  萧弈屈指,缓缓叩击矮案。

  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模糊人影。

  他眉头紧锁,脸色不大好看。

  南宝衣没注意到他的表情。

  她坐端正了,倒上一盏热杏仁茶:“那夜出事之前,我在街上遇见了季蓁蓁,她提醒我当心。如今想来,她嫁的赵庆,正是当初带头闹事的寒门书生,我曾在司隶衙门外面见过的。她提醒了我,我应该亲自向她登门道谢。再和赵庆谈一谈,看看能否把他拉到咱们的阵营里。”

  寒门虽然比不上士族,但寒门里的读书人却值得拉拢。

  萧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只随口应和了两句。

  南宝衣是个行动派。

  第二日清晨,她就备上厚礼,去濛山书院拜访季蓁蓁。

  还没出正月,书院里寥寥无人。

  穿过种着嶙峋古松的庭院,她登上台阶,但见昔日书院里的侍女仆从都不知去向,雕花游廊里积了不少灰尘,竟也无人打理。

  大婚时张贴的大红囍字,被寒风吹得卷起一角,悬挂在廊下的红绸歪歪扭扭地掉落在地,生出些许热闹过后的苍凉感。

  南宝衣蹙着眉尖,轻叩门扉:“季小娘子——”

  话未说完,槅扇突然被打开。

  赵庆怒气冲冲的面容显得有些狰狞。

  似乎是没料到会有来客,赵庆连忙敛去狰狞之色,勉强浮起风雅笑容:“南大人,你有何贵干?”

  他的怒容和笑容扭曲在一起,看起来格外怪异。

  南宝衣往他身后看了一眼。

  虽是白天,可屋子里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只能隐约听见女子的啜泣。

  是季蓁蓁在哭。

  南宝衣隐隐猜到些什么,眼底掠过阴冷暗芒。

  她面不改色,微笑道:“错过了赵郎君和季小娘子的大婚,今日特意前来拜访。我能进去见见季小娘子吗?”

  赵庆迟疑:“这……”

  南宝衣还带了余味和尝心。

  尝心不是省油灯,立刻讥讽道:“我家主子想进去拜访闺中好友,赵郎君怎的却不肯?男子理应大度,你这般小气,将来恐怕成不了大事!”

  不知那句话戳到了赵庆的痛点,他的脸色立刻变得狰狞扭曲。

  然而他很快遏制住怒意,皮笑肉不笑道:“蓁蓁今日生病不舒服,恐怕见不了客。我会转告她,南大人今日曾来拜访过。南大人,请下山吧?”

  南宝衣面无表情:“尝心。”

  尝心冷笑,一拳把赵庆捶倒在地!

  南宝衣敛了敛裙裾,从容踏进门槛。

  屋子里的窗户关得严严实实。

  光影昏惑,隐约可见书架倒塌,茶盏破碎,满地狼藉。

  里屋,季蓁蓁趴在冰冷的地板上,乌黑的秀发散落在地,袖管挽起半截,衣领被撕开,裙摆毫无尊严地堆叠在腰间,白嫩的肌肤上全是殴打出来的淤青。

  ,

  今晚没有啦

  最后一天啦,求个月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yxs123.com。抖音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dyxs123.com